第462章天兵 - 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462章天兵

第462章天兵 杨凌的大军已经赶到了哈利莽来。 鼓角轰鸣着划破长空,整齐的战阵,寒光闪闪的兵刃刀枪,高高飘扬的各色旗帜,宏阔雄浑,不动如山。三万大军踏过金秋的草原,其徐如林。 佩刀挂盾,高执红缨长漆枪的骑兵方阵杀气腾腾,宣示着无尽的威严煞厉。铁骑中央一辆四轮马车,前后簇拥着铁甲卫士,旗幡掩映,气势雄浑。 一名骑士飞马驰来,肩头红色小旗猎猎生风。到得近前翻身下马,那风尘仆仆的骑士嘴唇皲裂,却连气儿都顾不上喘,就急匆匆掏出一封密函双手逞递过去。 侍卫递过一只水袋,同时接过信函急急走到车前低声禀告几句,车帘儿掀开,杨凌端然坐于车中,车子仍然摇摇晃晃地向前行驶着,杨凌启开信件仔细阅读了一遍,沉思片刻,说道:“来人,通知前队,转向撒里怯儿,直取忽兰忽失温!” 传令兵应声而去,大军陡然转向,车马辘辘折向西北方向。 杨凌展开地图,仔细观察一番,唇边不禁露出一丝笑意。 忽兰忽失温是阿鲁浑河、斡难河、图拉河三水交汇之地,三面环水,最最险恶。同时忽兰忽失温附近多山,有利于骑兵部队隐藏转移,很显然,伯颜猛可仅剩的筹码已经经不起消耗了,唯在在此绝境,同时也易守不易攻的地带,再做最后挣扎。 可是他却忘了,就在这里,就在一百多年前,瓦剌可汗马哈木。以三万铁骑对抗大明皇帝朱棣,意图利用骑兵优势大败明军,结果是大败而归。自从之后,永乐大帝再做北征,连敌人的影子都找不到,一战打散了他们的军心,一战就是几十年的和平,那一战。明朝大军摧毁瓦剌铁骑的秘密武器,就是神机营地火器。 一百多年前的明军用火器大败瓦剌,一百年后的今天,大明的火器对付不了鞑靼人的铁骑吗?杨凌微微地笑了起来。 他已经收到了红娘子的消息,知道了他们两军交战的详细情形。 伯颜猛可那几只片刻不离身的‘海冬青’,盘旋在伯颜猛可军营地上空,被红娘子用望远镜无意间看到,就此暴露了他牛角阵的真正主力所在。红娘子毫不犹豫,就在谁也不会相信她这么快就孤注一掷全力突围的时候,于当天夜间突袭实力空虚的左翼,杀出了重围。 更叫人难以置信的是,她竟然根本不顾夜间突围、阵容散乱。不易集中和沟通指挥的弱点,甫一杀出重围立即兜转战马实施反包围,将伯颜猛可的大军困在其中。 伯颜猛可费尽心机把朵颜军逼到这个地方,就是知道这里是一块死地。他岂肯让红娘子如意,于是立即整合队伍趁朵颜军尚未合围,再次反突围。 两军都是乱军,彼此混杂在一起一场混战,这一战伯颜猛可损失惨重,由于双方人马彼此裹胁,各种声光讯号的命令全都失去作用,两军直杀到太阳升起眼能视物。这才开始逐步用旗帜聚拢兵马。 直至近午,伯颜猛可才将所部全部集中,向西北突围逃逸而去。朵颜军也因伤亡惨重需要整合,这才没有追去。如今大明军队又自东北和南方驰援而来,重重大军包围之下,伯颜猛可已是日暮西山,只能垂死挣扎了。 三只雪白地信鸽带着暗语写成的密信从杨凌的车顶飞起,箭一般插入云宵。直向南方而去。它们捎去了杨凌的命令。要求许泰率领的外四家军立即改变行军方向,一同杀向忽兰忽失温。 为了以防万一。在信鸽之外,杨凌又派出了一队信使。其实他本不必如此,这些信鸽都是精心挑选地异种,不畏雨雪沙尘天气,善于高飞和夜间飞行,三只信鸽齐出,必有一只能够把信送到许泰手中。 因为大多数猛禽不在夜间出没,即使有,比如猫头鹰,也是低飞的猛禽,很难捕到展翅高飞的信鸽。信鸽从唐宋时期就已用于军中传讯,至明代技术已经相当成熟。甚至一些豪门大族也养有信鸽用来传讯。 正统年间,淮阴曾有一户人家抓住一只鸽子,正想杀掉时发现鸽足上有一封油纸封裹的信,打开一看,这信是从京师三天前寄出地,两地空距七百多公里,可见这信鸽的速度。关外地广人稀,不比关内驿站完善,从奴儿干都司到北京数千里的距离,有时有极重要的军情,所以军鸽应用较多。 遣走了信使,杨凌陷入沉思当中。他对自已这支军队的战斗力是很信得过的,当然,这种战斗力是攻防之间的战力,大草原上的长途奔袭、扰敌、迂回包围等事情,还需要朵颜军地密切配合才行。 毕竟,军队的战斗力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建立起来的。骑兵的战斗力尤其如此。全民皆兵的鞑靼人先天就占有马上的优势,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是杨凌这支由两万边军和一万民团丁勇组成的军人,大量使用了火器。 这些火器包括物美价廉地群殴必杀器手雷,和多管火铳,而且多管火铳采用了燧发枪地设计原理,燧发加多管,对方的骑兵冲过来时,将会发现自已是陷入了一场恶梦。 这样一来不但火力犀利,最重要地是易于训炼,使彭小恙的民团军迅速具体了强大战力。大集团军作战,他们连射击准确度都不必考虑,只要武器准备及时,简直几个月的密度训炼,就能练出一支强悍的杀人机器。 然而,他们所用的火器并不是全部由关内运来的。其中一部分是杨凌家的兵工厂自已造的。成绮韵在松花江船厂附近,建了一个秘密地火器研制基地,除了从关内进口一部分钢铁。在铁岭卫附近还建造了一个属于个人的小型练钢厂给他们提供优质钢铁。至于火药,则是按照杨凌优化后的火药配方自已制造。 成绮韵利用朝廷放松工匠管制,可以以银代役的机会,还重金从朝廷军器局挖来了几个火器专家,其中包括当年曾与杨凌议论过火器攻防的南京军器局大使陆泽楷和程秉希。 这两个火器迷正在研究陆用火炮,一个设计易于草原使用的火炮,另一个研究运载火炮在草原上快速移动并投入战斗的炮车。 尽管成绮韵派人秘密向杨凌交付这批武器时已经交待明白,这一来火器数量虽然和关内运来备战的火器数量不符。但是她已经利用杨凌在军政特各个领域地影响力,指使很可靠的人对火器从出厂一直到运送、颁发各个环节的文件、公函进行了修改,绝无破绽。这次投入这批武器一则是为了保障杨凌所带军队的火力,另一方面也是检验自家武器的实战能力,但是杨凌知道后却很是恼怒和不安。 私建兵甲作坊那也罢了,毕竟这桩生意他不去做,自有别的关外商贾充分利用关外皮货充足而且便宜的条件,投资这一行业。那么不如掌握在自已手中。但是自已建钢厂、造火枪火炮,完全瞒着朝廷,这简直是大逆不道,一旦传出去那就是祸灭九族的大罪。 可是成绮韵居然也不甘寂寞跑上了战场,他现在想发脾气也找不到人。杨凌一肚子火。一方面不得不接受杨氏兵工厂提供地大量火器武装自已的远征军,一方面还得绞尽脑汁想着入关后怎么向皇帝交待,怎么把这个烫手山芋再交回给朝廷。 “唉!”杨凌想着心事,不由重重地叹了口气:“崔莺儿那个惹祸星刚刚摆平了。成绮韵又开始给他捅漏子,这种窟窿得替她们堵到什么时候啊?” 他开始隐隐觉的,消灭了伯颜猛可,怕是也不能高枕无忧,自已讨了这么一堆漂亮能干会惹祸的老婆,今后……怕是需要他操心的事多着呢。 “呜~~~呜呜”,号角长呜。 伴随着雄浑悠长地号角,草原远端。无数小黑点从四面八方密集地汇集起来,逐渐形成犹如恶涛狂潮般的一线汹涌,恶狠狠地翻涌着向着杨凌的大军急驰扑来。 伯颜猛可的大军向立足未稳地杨凌军队扑过来了。 他的军队在忽兰忽失温与红娘子的大军已经交战多次,双方互有胜负,但是随着明朝大军的来援,他已经无法在此立足了。所以一俟得到奴儿干都司援军到达的消息,伯颜猛可立即挥军出山,佯攻红娘子的军队。然后忽然转向。恍若一口锋利无匹的弯刀,划出一条圆滑劲疾的弧度狠狠地劈向明军战阵。狂野无比,锋芒毕露。 望着越来越近,声势惊人地蒙古劲骑,杨凌这边却保持着诡异的冷静,完全没有两军对垒相对冲锋的奋勇和豪迈。面对着已经将速度和力量发挥到极致,千军万马奔跑时逞现出惊人力道的蒙古铁骑,杨凌的大军却站在原地不动,甚至有许多士兵下了马,架起了很古怪的两脚、三脚支架,上边架着很古怪的东西,大多数张开一个圆盘,就象一柄朝前张开的大伞。 一方静默无声! 一方山呼海啸! 这是一次农耕民族和游牧民族科技与力量地较量。 孰胜? 孰败?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沉寂地一方突然爆发出了怒吼,那吼声是真正的天雷震震,立即压倒了急驰而来地鞑靼军的马嘶声、呐喊声。 枪林,射出的是弹雨,轮盘式多管火铳喷吐着烈焰浓烟。弹雨汇聚,划空厉啸,震人心魄,凶猛的鞑靼勇士们连对方兵器地影子都看不到,就被弹雨激射的波分浪裂,人仰马翻,濒死者发出短促而凄厉的惨叫,迅速被根本止不住冲锋阵势的已方铁骑踩的稀烂。变成了草原中的一块肥料。 铁骑行云流水,攻如斧铖凿穿。然而如果对方比你更犀利百倍,那就变成了拿着一块快烂掉的木板,狠狠地向一丛铁钉砸下去了,不砸的自已头破血流才怪。 杨凌仍然稳稳地端坐在车中,四下是顾盼如狼,凶悍至极地边军精锐,双方还未有实质性接触。那些令人闻风丧胆的草原英雄就在一片弹雨打击下人仰马翻,杨凌清晰地看到有人高举的马刀突兀从中折断,看到有人胸前炸起一蓬血雨,看到战马一声长嘶,猛地仆倒在地。把来不及从马蹬中抽身的主人压的粉身碎骨,他不由微微闭上了眼睛。 微微地一摆手,手下的侍卫放下了车帘。 没有什么好看的了,更没有得意和炫耀。用一种先进的科技去摧毁一股原始地力量,对一个来自先进文明的人来说,那绝对不是较技得胜的喜悦。然而眼前这股落后的力量,却一直以为他才是世界的主人,视掠夺为常事,以力量决道义,那就唯有以暴制暴,让他安份下来。 近了。更近了,在付出惨重代价之后,鞑靼铁骑冲近了,继火枪收割了大批生命之后,手雷、榴弹炮开始制造大批残废。对方地箭雨已经很稀落了,稀稀落落地落在明军的盾牌上、火枪的伞形挡板上…… 这个时候,明军的阵营还纹丝不动,没有受到一点冲击。 随即。彭小恙拔出了两柄钢叉。猛地一捅马屁股,哇呀呀地怪叫着。领着长枪大矛巨斧地边军战队扑了上去。他的马术已经相当不错了,武艺的高强和火器打击给对方造成的心理威慑克服了彼此马术上还存在着的差异。 双叉挥舞,荡开两柄马刀,锋利雪亮的钢叉一吞一吐,锋利的尖刃就变成了流淌着浓稠鲜血的凶器,对面地蒙古骑士胸前搠出三个血洞,翻滚着摔下马去。 更多的鞑靼勇士悲愤地呐喊着冲了过来,恍如困兽犹斗的狼群一般拼死搏杀,双方犬牙交错地纠缠到了一起,刀光剑影,鲜血纷飞。 一朵厚重的白云忽地遮住了阳光,厮杀的草原上变得阴暗起来,远远的,红娘子的大军追杀了过来,号角和呐喊声惊天动地。 那是一片山坡高原,云层移动着,阳光移动着,阳光与阴影的边缘就在白衣军奔跑地前锋线上,迅速地向这边移动着,那些英勇地战士,就象追逐太阳的追风战士。 明亮地光线从此从云层中跳脱出来映照在双方厮杀的战场上时,那些紧追而来的战士们也融入了这刀光剑影的战场,兵刃撞击声更猛烈了,大地承载的亡魂,也越来越多…… 红娘子只来得及看了杨凌一眼,一眼万言,惊喜无限,随即就错马而过,策骑追着伯颜猛可的逃兵下去了。 杨凌暂时成了忽兰忽失温的主人,指挥士兵们驻留原地,清理战场、埋葬尸体、清点战利品和马匹、关押战俘等等。 成绮韵兴冲冲地赶了来,本想一头扑进杨凌的怀里去,却被杨凌的一个眼神止住了步子,讪讪的跟了一阵儿,便悄悄吩咐人占领附近的制高点和进出要道,派出多层警戒哨,斥候探马远出十里,以防意外。 直至一切料理停当,中军大帐已经支起,杨凌回到了帅帐,成绮韵才硬着头皮又赶了过来。这一阵儿她也想明白了。估计杨凌那责备的眼神不外有四: 一是擅自出兵,但是事实证明她主动出兵是对的,杨凌并非自大自傲、擅权专断之人,十有八九不是因此怪她。 第二件事,就该是责怪她胆子太大,竟然假戏真做,在他启程赶回卫所的时候,怂恿红娘子答应银琦女王的婚事。依着她的了解,这位大人十有八九又是正义感发作了。不过这件事他应该也会先听听自已地意见,不会在久别之后以那么严厉的眼神谴责自已。 第三件事就是她一介弱质女流随军出征,那应该是担心的意味多些,纵然生气也不会那么严厉。 那么……,就只剩下最后一件事了:从来没有对杨凌提到过的火器!属于杨家的秘密火器制造厂。而这件事其实就是为了杨凌有所凭仗、能够建立足够强大的自已的实力,要解释这件事就要现在摊牌,现在是不是最恰当的时机呢? 成绮韵犹豫起来。 伯颜猛可一败涂地了。是不是还有东山再起地机会,他不知道。他只能本能地挥舞着宝刀,带领忠心耿耿的侍卫们砍下去、冲出去。 到处都是大明的军队和白衣军的追兵,伯颜猛可已经无力和他们的精锐硬拼下去了,他被迫带领仅余的数千人向西佯动。在吸引了追兵之后,突然又向南走,在重重包围中穿插迂回,发挥轻骑轻快剽疾、机动灵活的特性。混水摸鱼,跳出了明军和白衣军的围追堵截。 然而人倒霉时真是喝口凉水都塞牙,在白衣军地追击下,伯颜猛可苦苦挣扎,好不容易把狗皮膏药似的穷追不舍的白衣军摆脱掉,迎面巧巧的就撞上了千里奔袭而来的许泰大军。 两下里都是浑身臭汗,跑地盔歪甲斜,可许泰的军队毕竟没有经过连番大战。马上的骑士精神头儿比他强多啦。结果伯颜猛可刚刚甩开红娘子,又被许多追着屁股狠打,跟吊死鬼儿似的阴魂不散。 这场窝囊仗是伯颜猛可这一辈子打地最狼狈的一仗,每当他以为已经摆脱了明军追击,刚刚停下来准备弄口吃的时候,黑压压的明朝大军就掩杀过来了。伯颜猛可只得跳上战马继续逃命。 军心、士气、战斗的意志,在这场追逐战中一点点消弥,因为战死和逃跑而减员的情况越来越多。从西到东、从南到北。伯颜猛可已经不知道该往哪儿去了。他只是本能的逃跑,直被许泰大军死死咬住追击了三天。他才在一场秋雨中彻底摆脱了明军的追击,因为这场大雨,把他们地行军痕迹全都冲掉了。 次日上午,大雨方停,当天际挂上一弯彩虹的时候,一碧如洗的天空下出现了一大片蒙古包。胡子拉茬、双眼赤红的伯颜猛可身边只剩下三百多骑了,他还没弄明白那是哪个部落的营帐,要不要过去弄点儿吃的,那部落中就有上千的战士挥舞着刀枪冲杀过来。 这是一个瓦剌人的部落,伯颜猛可被白衣军追杀到忽兰忽失温地消息已经在草原上传开,看到这支狼狈不堪地鞑靼骑兵,部落中的人本能地以为是溃散的鞑靼战士,落水狗谁不想打?族长立即点齐了勇士,向他们猛冲过来。 事实上,如果伯颜猛可的狼头大旗没有在突围中丢失,只要亮出那面大旗来,就凭着他伯颜可汗的名号,虽然只有三百人,这个部落族长也未必敢出兵征伐。现在他却只能虎落平时遭犬欺了。 伯颜猛可振奋起精神,举起卷了刃的宝刀,领着最后的三百壮士,似若择人而噬的虎狼一般,与这个部落的战士们大战起来。每个战士都身上带伤、疲弱不堪,一身血迹斑斑,宛如凶神恶煞一般。这段逃亡路已经把他们的意志和体力全都消磨光了。 英雄末路,伯颜猛可竟然败在了这个平时他根本不放在眼里的小部落手中,仅仅几十骑得以逃生。随后,他们遇到了一伙因为草原战乱不休,毁家灭门被迫沦落的马贼……

上一篇   第461章胜负难预料

下一篇   第463章训妻VS虐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