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进退两难 - 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358章进退两难

第358章进退两难 刘瑾上朝,卢士杰趁机告辞。他不敢直接去杨府,好在平素和杨凌互通声息早有秘密的消息渠道,到了胡同口一家古玩店,卢士杰把店东唤出来,装模作样地看了一阵,等他挟了张条幅字画出了古玩店,上车直奔玄明宫的时候,消息已从后门飞报威国公府。 刘瑾暗中放出风去,这件事可大可小。如果告发刘瑾贪脏乱枉法、以权谋私,那么这些交往过密的柬贴就毫无效力,百官也不忌惮刘瑾,因为从来没有因为一个官员贪污搞株连九族的。 可要是把罪名说大了,给他扣上结党乱政、甚至扣上篡位造反的必杀罪名,刘瑾密匣在手,百官就人人自危了,很难说在公义和私心之间,他们会做出什么选择,如果杨凌带头冲锋,杀进敌营忽然发现处处伏兵,连带进来的人都有一半是人家的部下,那就全军覆没,永无翻身之日了。 因此,在了解百官心态、在无法估量这些信柬到底产生多大作用之前,是万万不可冒失急攻,自蹈险地的。这一条,卢士杰看的很清楚,所以告诉那古玩店老板,这条消息,无论如何必须送到杨凌手上,否则大厦之倾,不过是弹指之间的事。 快马到了威国公府,杨凌早已上朝去了,探子知道事关重大,急得满头大汗,只得拜见两位当家主母,说出这条消息的重要性。可是皇宫大内岂是随便进的,朝会期间,小官又不能擅入宫廷传递文件。尤其是一入中和殿,百官议政,纵然消息送进宫中,又有哪个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去通知杨凌? 韩幼娘听了消息心急如焚。却不知该如何为相公分忧。有心让唐一仙去,可是虽然满朝文武都知道唐一仙是天子至爱,可她至今未嫁,豹房是正德私邸,出入无妨,要是去皇宫大内那就逾礼了。 高文心也想不出办法,正自愁肠百结,忽想起家中还藏着个女诸葛。立即便拉着幼娘去见成绮韵。成绮韵知道今日是杨凌与刘瑾决战之期,不过以昨日所定之计,经过反复思量,都料定此罪一出,百官应和,则至少皇帝会先收押刘瑾,抄家确认,那么厂卫入府。神不知鬼不觉的丢下些证据,大事定矣。 所以今日虽是决战之期,成绮韵倒不紧张。也不知是修习内功心法体质日渐强健必倒,还是她在江南日夜切磋,传授给杨凌的房中秘术越来越高明。昨儿被杨凌弄得畅美异常、骨软筋酥,成大小姐春睡迟迟,此时刚起,正在慵懒梳妆。 陡瞧见韩幼娘和高文心。尽管成绮韵比韩幼娘岁数大得多,可是‘妾’见主母,还是有点心虚。人只有特别在乎一些东西的时候,才会患得患失。 可怜内厂的女魔头、诡计多端地成大档头,昨夜刚和杨凌颠鸾倒凤的,忽见了当家主母跑来,就象老鼠见了猫,怯生生站起来。满脸晕红,只当大夫人是有心为难她来了。 成绮韵心中正自忐忑,一听韩幼娘说明来由,心中也是一惊:朝争勾心斗角,满朝公卿俱涉其中,成败基于早作绸缪、决于顷刻之间。内厂密探四布,想不到今日差点不知已不知彼,糊糊涂涂败于阵上。 此时艳阳高照。而且今日百官瞩目的就是刘杨之战。早朝时不会有人拿些鸡毛蒜皮的事儿去扯淡,恐怕此刻早朝会已经结束。皇帝稍做歇息,就得开午朝会,刘杨当堂对质了。此事刻不容缓,成绮韵紧张思索片刻,忽地瞧见韩幼娘一脸焦急,大眼睛里都盈满泪水,忽地计上心来,双掌一击道:“有办法啦!” 韩幼娘大喜,一把扯住她的手腕,急道:“姐姐有何妙策,快快说来听听”。 “哎呀呀,夫人好大力气,疼呀疼呀”,成绮韵吸着凉气儿直叫唤。 韩幼娘虽是女流,练的却是刚猛霸道的功夫,学的气功都是硬气功,那力气可不小,忘形之下,小手一握,成绮韵纤纤玉腕已青了一块。韩幼娘忙放开手,连连致歉。 成绮韵道:“夫人,速着诰命袍服进宫,你是国公夫人,与夫同礼,大人安危,就要着落在你身上了。” 高文心也知道宫廷礼仪,闻言一怔道:“可是幼娘既没有牙牌,又未经宣召,而且是一介女流,以何名义进宫?” 成绮韵道:“那也无妨,夫人速去装扮,其余地事我来安排!” 韩幼娘闻言急忙回去,取出诰命袍服,装扮整齐,门口已备好了马车,成绮韵见她出来,立即拉着她同上马车,星驰电掣直奔京城。 车子急行,颠簸不已,成绮韵与韩幼娘并肩而坐密授机宜:“夫人,咱们直接去西门,西门宫卫、太监有属下的人,到了西门就说国公夫人有要事求见永福公主殿下,让他们进去传禀,夫人进宫后速去皇庵,马上把事情告诉她,让公主殿下无论如何要想办法把消息通知国公。 如果国公已当殿指斥刘瑾干法乱政、蓄谋造反,而百官因私退却,不敢应和,使国公陷于险地,那也要通知国公,就说有准确消息,请皇上查证,以免当堂治罪”。 说到这里,她停了一停,心道:“寻常官员争战,胜败不过是官职而已,到了大人这一级,却是全部身家。满朝文武牵涉在内的大案,可不是找个寻常代罪羔羊可以解决的了,如果大势已无可挽回,我便尽量把一切揽在自已身上吧,大人或可因此脱难”。 韩幼娘见她说了一半,忽地两眼出神,不由急道:“姐姐,我……..求见公主,她肯见我么?” 成绮韵回过神儿来,微笑道:“夫人只说是西郊皇庵筑造事宜。管它理由合不合,只要消息送到,殿下必然见你,若非她现在是修行人的身份多有不便,亲自相迎也是可能的”。 幼娘有些诧异,不过她多次听相公夸奖过成绮韵的急智机警,她和相公的事幼娘其实也心中有数,所以对成绮韵很是信任。闻言便点了点头。探目窗外,只见一棵棵新芽绿树掠过,车马渐多,人声渐起,前方已近城门,马车也不由慢了下来,幼娘心急如焚,恨不得插翅飞到宫中。成绮韵亦于此时一掀轿帘儿,向外娇叱道:“侍卫前方开路,不得片刻迟延!” 早朝会现在地确已经散了,今天有一桌丰盛的宫廷大宴要开席,谁还吃煎饼馃子垫肚子呀。所以早朝时几乎没有人奏本言事。虚应了事一番,皇帝就回中和殿,先吃些点心茶水垫肚子。 朝中文武候在殿外等着开午朝会,一个个心神不属。神色各异。那些匆匆听说刘瑾竟然挟有自已手书地官员,心中虽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可是此时把柄在人手中却也不免忐忑不安,畏首畏尾起来。 把柄被人持于手中,任何人都不会舒服。刘瑾原本以权柄治人,也不愿亮出这张底牌,他也知道这件事一说出来,必成众矢之地。不但死忠于他的人会离心离德,那些被迫受制的人更会恨他入骨,只要找到机会必会反噬,可是就算是饮鸠止渴,现在也顾不得了,他必须先应付了眼前的危机。 张彩刘宇等人并不傻,象李东阳、杨廷和这一类重量级地人物,他们是不会通知地。因为他们才是政争的真正主力。其他的人不过是摇旗呐喊的喽罗,喽罗多了就连皇帝也不能等闲视之。他们要威胁、争取的正是这些喽罗。 如果直接给李东阳这一类的人物送封恐吓信去,以这些人的政治阅历、官场人脉和眼光,决不会束手就缚,虽然这一次可能会打消他们一举擒下刘瑾地念头,让他们鸣金收兵。他们也必然会通知杨凌,把这个唯一可以克制刘瑾地人保全下来。 所以李东阳等人尚不知情,虽然看到百官神色诡异、气氛压抑,好象有些不同寻仇,可是他们还以为这些人是由于今日之决战的紧张,所以并未深思。 此刻,正德皇帝正在中和殿用膳,可是心情奇差,正德也吃不下几口。或许这位端坐在中和殿中,手握天下生杀大权的小皇帝不是一个合格的皇帝,但他却是一个最合格的朋友。 尽管年岁渐长,正德,还是那个看到在病重父皇身边拿着皇冠玩乐地国舅,怒不可遏,提剑追杀的朱厚照;还是那个兵发大同时,和士兵们挤在一辆车上,在满是马粪和汗臭味儿中嘻哈打闹地朱厚照;还是那个刚刚继位、毫无根基,却宁可与满朝文武对抗,也不愿诛杀身边几个奴才地朱厚照;还是那个一身戏子绯衣,听说杨凌未死,喜极忘形,以帝王之尊爬墙相见地朱厚照。 今天,没有人逼宫,没有人逼他做什么事,但是被文武百官抬上台面打擂台地是他至亲至信,倚为左膀右臂的两个人。这两个人,一个在内廷,一个是勋卿,都不是平时可以上朝站班的大臣,可是却是满朝公卿为之瞩目、可以左右政局的幕后重要人物,现在这两个人要互相参劾,正德的心情怎么能好? “唉!”幽幽一叹,正德抛下手中一块点心,立起身道:“撤下去,朕没胃口。宣文武百官上殿!” 身旁侍候的太监不是刘瑾。刘瑾正在司礼监做‘打擂热身运动’,而且这个紧要关头他也不便露面,便派了一帮子心腹在皇帝身边,对他的一举一动,神情气色随时回报,以便做到心中有数。 那太监正要躬身出殿,外边忽地抢进一个小黄门儿来。趋前见驾,跪倒在地道:“启奏皇上,安国侯、建昌侯求见”。 正德一怔:这些王侯公卿都是勋爵散秩,除了宫廷有重大礼仪活动,根本不需要他们上朝,他们来做什么?” 两位侯爷同时求见,也不好推却,于是又做了下去。说道:“宣他们进殿!” 此时,韩幼娘和成绮韵刚刚冲出高老庄,还没拐上进城地官道…….. 殿外百官正等着大决战,杨凌爵位最高,蟒袍玉带,站在最前边领袖群伦,三位大学士也得退后半步,刘瑾准备停当也带着紧张的心情来到了中和殿外。往杨凌旁边儿一站,两个未发迹时的好友彼此一望,眼中尽是冰雪……..。 中和殿内,正德皇帝苦笑不得,原本挺紧张的心情。被这两位侯爷搅得烟消云散。殿外众臣抻着脖子,就是不见皇帝宣召,却见无事不登门地两位侯爷急匆匆赶了来,被正德召进宫中。不禁有点莫名其妙,这两位仁兄斜刺里杀将出来,在这种紧要关头,他们干嘛的啊? 中和殿内,只见养尊处优、细皮白肉的洛老侯爷絮絮叼叼还在那儿讲:“皇上,老臣世受国恩,安享朝廷俸禄,子子孙孙。与明同荣,对皇上,老臣是忠心耿耿啊,听说皇上要成立廉政公署,肃贪清吏,老臣年迈,怕误了皇上差使,便派了臣子有为前去。希望他能有番作为、为皇上尽忠。 谁知道昨日给事中黄景黄大人当廷指斥。痛诉小儿骄横跋扈,欺凌言官。皇上,小儿确是年少不懂事,可是老臣家教颇严,小儿真的不敢胡作非为啊,若有过激之举,那也定是……..定是受了威国公唆使,或者那官员劣迹斑斑,小儿嫉恶如仇,为大明江山出此败类而痛心疾首才有违规之举,皇上啊……..”。 “好啦好啦,朕知道你公体为国,一片忠心。黄景所言,安国侯不必往心里去,朕不会追究他地责任,你且安心回府吧”。 “谢皇上,谢皇上,既受给事中大人弹劾,老臣想要小儿辞了廉政公署地差使,回家闭门思过,以谢皇上宽宏之恩”。 “呃……..好吧,朕允了”。 “谢皇上,谢皇上”安国侯一块大石落了地。他正妻只生两女,没有儿子,等到娶了小妾,从二十岁起,两年纳一房,却一个也生不出了,老头儿今年六十八岁,直到十八年前,第十六妾才给他生了个宝贝儿子,洛家的香火儿全指着这个宝贝蛋传继下去呢。 现在刘杨大战,战火所及,谁知道儿子会不会受牵连,就刘瑾那种心胸气度,一旦得势不整治他们才怪。安国侯也知道给事中黄景地一番话不会使皇帝追究这些王孙公子们地责任,而且黄景只是在扩大声势,制造杨凌狐假虎威的印象而已。但他要的就是黄景一句话,借这个机会彻底退出战圈,免受殃及罢了。 安国侯刚刚谢恩,抱着同一心思的建昌侯又出来了,他刚张嘴说话,小黄门又进来禀告道:“启禀皇上,成国公朱刚、驸马都尉秦云珮求见”。 中和殿外文武百官站的两腿发酸,眼见得平日难得一见的皇亲国戚、勋臣公卿们就跟土拨鼠似的,也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一拨拨地进殿见驾,最后正德皇帝也不耐烦了,下旨不许再放他们进来,但有问起一概问答‘廉政公署解散,概不追究责任’,免得这帮七大姑八大姨的都跑来穷折腾。 随即司礼太监出殿,高声宣道:“皇上有旨,宣百官进殿”。 “咚,咚咚咚咚咚咚……..”,犹如一阵战鼓,每个人的心都急跳起来。关心国事的、担心丢官的、准备发言地,一个个紧握双拳,喉头发干,由于站了太久,这一紧张,还有几个急着想去方便方便的。高高在上的大员们,剥去权力织成地神圣光环,与普通百姓也没有什么两样。 就在这时,后宫中有两位衣着华美地俏丽小姑娘急匆匆地向中和殿跑来,后边跟着四个宫女、八个小黄门儿,他们倒不是速度跟不上,只是不敢超越在那两位姑娘前边。这两位姑娘就是永淳公主和湘儿公主。 成绮韵真猜对了,永福公主费尽心机。不惜戴发修行,自夺公主封号,就为了嫁给杨凌,虽说公主身份尊贵,可杨凌对幼娘之爱天下皆知,她想嫁杨凌没可能不讨好幼娘。要是听说韩幼娘求见,如果不是现在是修道者的身份,不亲自迎出来才怪。 饶是如此。不明韩幼娘来意的永福公主也是芳心乱跳,站在庵门儿眼巴巴地瞅着,不知这位杨家第一夫人到底有什么事来找自已。“莫非皇兄对杨凌言明了自已心意,韩夫人才来相见?”想到这里朱秀宁不禁脸红耳热,心中忐忑。可是又觉得皇祖母刚刚过世,皇兄虽然荒唐了些,也不致如此离谱。 这儿正想着,已见韩幼娘大红礼服。冠带整齐地急急走来,由于是为国母戴孝期间,可命妇礼服又是红色的,所以在腰间额外系了条白绫。 两人一见面,韩幼娘见礼参拜,随即按照成绮韵吩咐,开门见山说明危机,永福公主听说心上人有难。怎肯让他踏入陷阱,可一个空门中人,忽然跑去前宫找男人,那也实在太不象话了,情急之下,永福立即命人立即把妹子叫来。 此时,永淳公主和朱湘儿正在练习宫廷礼仪,因为内宫最长者是太皇太后。本该由她主持朱湘儿的册封典礼。由皇帝加冠颁发金册,不料太皇太后一直病卧在床。这典礼始终未成。现如今太后是后宫之主,准备下个月举行册封,两位公主穿着公主参加典礼的全部行头,正在那儿演习呢,忽听姐姐急事相召,两个好姐妹就一起赶了来。 永福公主又把消息说与她们,要她们无论如何,得给杨凌送上一句话。二人闻言马上摆驾中和殿,永淳走到半路越想越急,她已坏了姐姐一次大事了,如果杨凌这次再出事,那姐姐的终身怎么办啊?有得吃总比吃不到好啊。 一念及此,反正有皇兄‘宫奔’在前,小公主一提裙子,也顾不得小淑女地模样了,撒开双腿就跑,她跑朱湘儿便跟着,后边一帮子宫女太监,远比上次正德在夜间女装狂奔更拉风。 跑着跑着,永淳公主由于奔地太快,一下子崴了脚,痛得她蹲在地上眼泪汪汪儿的,朱湘儿忙扶住她问道:“怎么啦?要不要找太医看看?” 永淳扁着小嘴儿抹抹眼泪,说道:“你不要管我啦,快去找杨凌,要是误了姐姐大事,我一辈子都不愿谅自已,快去快去,快些点呀”。 朱湘儿犹豫一下,对追上来的两个宫女道:“快找人,抬永淳公主回宫,请太医!” 说完一提裙摆,又撒开两条腿狂奔起来,跑到中和殿前,正看到文武官员要进殿见驾,朱湘儿又喜又急,也忘了这是皇宫大内了,忘形尖叫一声:“杨凌!” 在宫里头居然有女子尖声大叫,还直呼威国公之名,这是何人? “唰”地一下,数百道目光闻声望去,杨凌、刘瑾刚刚准备走上丹陛,立即止住步子扭头回望,只见一个小姑娘提着裙子飞快地跑来,跑的钗横发乱,看袍饰竟是公主身份。 公主属内命妇,重大典制时的礼服同皇后相差无几,也是凤冠霞帔,只是珠冠虽叫凤冠却不饰九龙四凤,只有大花小花、珠翟花钗,由于大礼服太厚,内穿袆衣,配素纱中单,黻领、朱罗、绉纱、袖端、襈裾、蔽膝,外边还有霞帔、宫裙等等,小公主跑的一身大汗,俏脸通红。 她头上珠冠早就歪了,还不时去扶上一把,冠上流苏摇来摆去,霞帔如两条彩练,胸前所系的那粒金玉坠子随着她地奔跑在已具弧度地酥胸上不时地跳跃着。由于殿外百官云集挡了去路,她直接跳上丹陛,顺着廊道冲了过来。 青丝缨络结齐眉,可可年华十五时。朱湘儿天生丽质。本已令人瞩目,再见此时这番举动,真令文武百官瞠目结舌、大开眼界。 朱湘儿也顾不得了,她在巴蜀时,也就是只在父亲面前装装相,平素在府中本就淘气随意之极,此时重任在肩,哪管别人脸色。这一通急跑,跑得她心跳膝软,奔到杨凌面前又急叫一声:“杨凌!” 随即自已先尖叫一声,然后娇躯扑了过来,把怔愣在当地地杨凌一下子和身扑倒,重重地摔在地上,凤冠飞出老远,假发套儿也掉了。那张小嘴儿正好吻在杨凌的右颊上。杨凌傻了,都忘了后背硌地有多疼,温香暖玉在怀,愣是没一点儿感觉。 中和殿前鸦雀无声,文武百官全成了泥雕木偶。 原来。公主穿地是尖足凤头高跟鞋,鞋底后部有一个长圆底跟,这一路百米冲刺,小公主体力纵好。一双粉腿玉肌也有点儿打颤了,尤其那种鞋她平时不常穿,掌握不好高低深浅,跑下丹陛时一脚踏空,整个身子直扑了出去,就造成了现在这种场面。 静,好一阵静,然后成大字型倒下。被另一个娇小的大字型压住的画面改变了。朱湘儿脸色红的快沁出血来,慌慌张张从杨凌身上爬起来,也顾不得淑女形象了,反正也没啥形象了,小姑娘往旁边一坐,就开始放声大哭。 还是一片寂静,杨凌坐起来,右颊上赫然一个红嘟嘟地唇印。他很无辜地看看文武百官。文武百官也很无辜地回看着他。杨凌再看看哭天抹泪儿,比谁都无辜的小公主朱湘儿。只好干笑两声道:“公主殿下,不知有何要事唤住在下?” “你去死,你怎么不去死?”朱湘儿恼羞成怒,两只粉拳没头没脸地打将下来。 杨凌好歹是个威国公,地位不比公主低多少,而且堂堂男子汉,岂能让一个小女子打得鼻青脸肿、折了威风?杨凌当机立断,马上抱头鼠窜。 朱湘儿让他害的丢死了人,气没出够岂肯甘休,跳起来就追,那只鞋后跟断了,一瘸一拐的不好跑动,发起狠来地刁蛮小公主把两只鞋都踢了下来,光着脚丫子追。 文武百官列队观看,公主赤足追杀国公,真是何等壮观! 跟着司礼太监传旨的两个小黄门儿就是那日听说皇上要和杨凌攀亲家的两个小子,一瞧这光景儿,八成皇上要许的就是这位公主,难怪地大老远从四川调进京城,又加封公主,原来如此啊!终于了解了事情‘真相’的两个小黄门匆匆跑进殿去禀告皇上,正德闻讯急忙跑了出来。 此时杨凌已抓住了朱湘儿的皓腕,苦笑连连地道:“公主殿下,你自已摔了跤,与我何干哪?你说我这冤的……..”。 “就怨你!就怨你!”一看到杨凌脸上那个唇印,朱湘儿就无地自容,哪肯承认是自已倒霉。 正德皇帝站在丹犀之上,提足了丹田气,两膀一较力,舌绽春雷、大喝一声:“统统住手!” 哪有统统?全都一动没动,打人地统共也就那么一位而已。朱湘儿终究不是皇帝的亲妹妹,不敢太过放肆,听见皇上来了,气焰顿时便消了,气一消也想起自已跑来丢人的目的了,小姑娘猛地抽回双手,溜起杏目,狠狠剜了杨凌一眼,低声说道:“你夫人传讯,今日万万莫提结党、谋逆等大罪,切记!切记!擦擦你地脸!” “呃?”两件事,杨凌一件没听明白。 正德皇帝站在台阶上也觉着纳闷儿:今天天气好啊?人真够齐地,文武百官来了,平时不露面的皇亲国戚来了,后宫怎么也来人了? 他看看穿着一双白袜,一身狼狈地站在那儿地御妹,皱皱眉,很威严地摆出大哥架子道:“怎么搞的,跑出后宫,殴打大臣,还这般失礼?” “我……..我……..”,朱湘儿喃喃无语。就在这时。永淳让两个力气大地宫女架着,一只脚悬在空中也来了,一听皇兄问话立即答道:“没事没事,皇兄你忙你的,是皇妹听说杨大人进宫了,想嘱他……..嘱他在西效皇庵后殿盖一处静室,皇妹有暇想去陪伴皇姐,静心养性”。 正德一瞧这个妹妹的德性也不比那个好多少。没好气地冷哼一声道:“这事儿至于闹的这么大阵仗?静心养性,哼!朕看你们是该静心养性了,太失礼了,自去皇后面前领受处份,去吧”。 永淳见朱湘儿光着两只脚,一副狼狈模样,不知是怎么搞的,忍不住地直想笑。听见皇兄吩咐她也不怕。皇后由于宫中寂寞,现在和她们两个小姐妹好着呢,能怎么罚她们?她强忍着笑意答应一声,冲着朱湘儿直挤眼睛。 朱湘儿算是丢人丢到了家,她愤愤然地看了眼杨凌。又急急嘱咐一句:“切记莫提结党谋逆,擦掉你脸上的唇……..唇印!” 这句话说出来,刚刚白净下来的小脸蛋又热如火焰,两个小黄门乖巧。一人拾了只鞋,捧到她地面前,朱湘儿忍着羞意把鞋穿上,一只脚长一只脚短,闷着头走过去拉住永淳就走。两位小公主一位单腿蹦,一个高低脚,把皇家体面丢了个精光。 杨凌这才明白为什么不提结党谋逆还得先擦擦脸,他跟猴子洗脸似的。紧着一边脸使劲蹭了半天,对满朝文武干笑道:“呃……..小公主率性活泼,在四川就是这样的,一直这样的,呵呵,呵呵……..”。 众官员虽狐疑不已,只是心中转动的念头千千万万,却没一个会想到后宫里跑出来地这位冒失小公主真正的目的。 正德皇上抖搂抖搂袖子。转过身道:“文武百官随朕进殿!”说完当先走了进去。 杨凌连忙脸色一正。正气凛然地站到队伍前头,昂然进殿。心中同时紧张思索:劳动两位公主,这般急切跑来告诉我这个消息,到底出了什么事了?为什么不能提结党、谋逆这样地大罪?莫非韵儿想到了什么致命地破绽会为人所趁?” 杨凌陷入进退两难之中,准备许久破釜沉舟的一战要是变成了小打小闹,士气大落,刘瑾也因此提高了警觉,还会有第二个机会吗? 文武百官鱼贯而入,左右分班站下,杨凌抬眼一看对面阴阳怪气,却似有所恃地刘瑾,眉心微微蹙了起来:不提足以扳得倒他的滔天大罪,如何能治这个愈加跋扈、为害天下地权阉?” 刘瑾双眼微翻,盯着杨凌冷笑,一场短兵相接,即将开始…….. “大哥,朝廷不讲信义啊!他娘的,当初招安的时候怎么说的?这才几天的功夫就算旧帐了,十二万两白银?我们奉他当老大,再当响马盗去得了!”封雷虎目圆睁,厉声骂道。 “就是!比我们做贼还狠!大哥,这样下去怎么得了?咱们现在是官呐,张忠虽狠,还知道拉拢官吏,可这梁洪老贼,刚刚上任就拿咱们开刀,以后地日子可怎么过呀”,邢老虎也忧心忡忡地道。 张茂脸色阴沉,闷头又狠灌了一口酒。他的酒量甚大,但是现在已经明显喝多了,两只眼珠通红。张茂幽幽一笑道:“你们懂什么,就因为咱们做过贼,和那些官员们不是一路人,地方的豪绅财主们又恨咱们入骨,梁洪这才拿咱们开刀,整咱们,没人给咱们出头啊”。 刘六沉吟道:“大哥,你表弟江彬是霸州游击,又与威国公交情深厚,找找江彬,让他出面说合不成吗?” 张茂嘿嘿一笑,道:“你当我没找过?没有用。梁洪是刘瑾的人,张忠也是刘瑾地人。张忠是被我表弟给坑了的,梁洪现在没拿我表弟开刀就不错了。威国公的面子?威国公在这儿,爵高位显,又是正钦差,梁洪不敢不给他面子,可是人家杨凌拍拍屁股回京了,梁洪还把谁放在眼里?” 他缓缓说道:“听说威国公现在在京里头和刘瑾斗的正凶,以整治科道的名义想对付刘瑾。刘瑾是什么人?那是省油地灯吗?梁洪搂钱。打的幌子是为皇家盖宫殿,咱们是一伙盗匪出身,朝里的官有谁看得起咱们,威国公?无亲无故地,他肯为了咱们这些人得罪皇上、给刘瑾送整治他的借口?” 出狱不久的齐彦名由于久关狱中不见天日,脸色有些苍白,他想了想,一拍大腿道:“罢了。在人屋檐下,怎能不低头?要不然……..那就给吧。可是兄弟我已被抄了家,你们是主动招安的,我却是牢里放出来的,现在无钱可拿呀”。 刘七没气儿地道:“有钱拿又如何?说实话。当响马钱是来的容易,可今儿不知明日死的人,谁还攒钱?家业是置办了些,但挥霍地更多。十二万两,那不是大风刮来地呀。我看,我们几兄弟把现银全搜罗出来,也就五万两,再多就得卖房子卖地了。大哥倒是家财丰厚些,可那是几辈子攒下来的,大哥你甘心给他?” 张茂抓起酒壶,张开大口。畅饮起来,一壶酒喝光,“砰”地一声顿在桌上,五指一合,一把锡壶就象稀泥似地,在一阵刺耳的声音之中被捏成一团,他冷笑三声道:“若是花钱买平安,我也认了!可我兄弟去替我说合时。你们猜怎么着?” 他嘴角噙着冷笑说道:“梁洪阴阳怪气儿地。不但把我兄弟损了一通,还说太皇太后病逝。刘公公主持大礼,风光大丧,花的银子不计其数,各地镇守都有表示,他才刚来,还没有家底儿,希望咱们识相点,看那意思,这笔银子掏了,还有一出呢”。 封雷一听火了,狠狠一捶桌子道:“这不是刘瑾老贼和各地镇守借太皇太后之死捞银子么?那老太婆是送到昌平和皇帝和葬的,又不用重建一座地宫,能花多少钱?打着皇家的幌子,吸咱们的血,他妈地,老子一向只敲打别人来着,这做了官,到被人敲打了!” 刘六脸色沉了下来,四下一瞥道:“铁公鸡让张忠给逼的全家上了吊,那是他窝囊。咱们哥几个是响当当的汉子,站着一根、躺下一条,让个没卵蛋的孙子就这么欺负?要我说,反了他娘地!” 张茂一惊,猛地瞪住他道:“反了?” 刘六斩钉截铁地道:“对!反了!能成就成,不能成也是轰轰烈烈!再说了,弥勒教在陕西也造过反,这都多少年了,还不是安然无恙?听说前阵子朝廷抓住了李福达的二儿子,还大张旗鼓地宣扬了一通,可见朝廷也没什么本事。 朝廷用尽天下之力,这么多年才抓住一个。咱们反了,万一不成就他娘的学李福达,隐姓埋名一走了之,天下之大,何处不可藏身?要不然拼了命挣来的房子挣来的地,梁洪一句话,咱们就乖乖地双手奉上,憋屈也憋屈死了!” 封雷吼道:“对,大丈夫就当轰轰烈烈,咱们一帮响当当的汉子,让个没卵子的太监给吃的死死地,笑话死天下人。咱们反了,这里要呆不住,就去太行山找杨虎,一块做山大王”。 张茂倒底老成持重,瞪了眼这个矢志不移,以做山贼为终生梦想的呆瓜兄弟,质问道:“拿什么反?嗯?我问你们,我们还有什么本钱造反?咱们的兄弟全在官府留了案底,家里也分了薄田房产,他们还能舍了老婆孩子跟咱公开造反?就咱们这几个人?” 刘六唇边勾起一抹阴鸷的笑意,说道:“大哥,那有什么不可能的?对咱们的兄弟说,朝廷诱降,现在要算旧帐,马上就要派人把咱们的兄弟全部以造反之罪抓起来了,我们不甘为虎作怅,害了自已兄弟,官不做了,我们造反,你说他们是你我的,还是会跑去官府问个明白?” 张茂惊道:“什么?你……..这不是拖人下水?” “正是拖人下水!”刘六理直气壮地道:“咱们要是反了,梁洪会放过他们?那不是害了他们么?叫他们预作准备,咱们一起反,霸州百姓被官府坑地苦了,这么短地时候,他们是不会对朝廷重新产生信任和好感的。咱们只要散布消息说梁洪要大施马政,按丁抽取重税,那些没了活路地百姓就会投靠过来。” 张茂左右为难,总觉得这样有点对不住那些兄弟。可是刘六说的也有道理,除非自已不反,只要一反,那些兄弟就算不反也必受株连。 见他沉吟不语,刘七急促地道:“大哥,我哥说的有道理,咱们反了吧!” 张茂前思后想,越想梁洪所为心头火气越大,借着一股酒意,他猛地把手中锡球往墙上一掷,“嗵”地一声溅得粉尘四起:“好!反他娘的!”

上一篇   第357章你战我战

下一篇   第359章祸从天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