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第348章除草先寻根 - 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347章-第348章除草先寻根

第347章-第348章除草先寻根 钦差行辕遭人侵入的消息一传开,警戒立即加强了数倍,巡逻兵丁络绎不绝,身手再高也休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进来。张茂暗中窥探多时,知道再无机会下手,只得黯然一叹,利用超卓的身手悄然遁去。 霸州乱糟糟的局面持续了三天,新任官吏们总能将一切事务略略理顺,能够维持官府正常运转了。杨凌这才放下心来,宣布启程回京。 霸州的官吏们对于杨凌,此时的心情实是复杂无比。对这样一位高官,他们难免心生敬畏,巴不得他早点离开,可是自已忽然坐上再苦熬十年也未必能混得上的各司衙门主官,又全因杨凌的关系,现在虽是代理,其实朝廷很难从别处抽调官员来补缺的,也不可能大量任用毫无施政经验的候补官员,他们转为正堂主官只是时间问题。 杨凌对他们不但有提拔之恩,而且有宽宥之义。他们自已也贪墨过,只是心还没有黑到丧尽天良,什么黑钱都接的地步,不过真要查起来丢官罢职在所难免。这些事他们自已心知肚明,也明白就算杨凌并不掌握这些情况,那些被捕的官员也会攀咬出来,现在安然无恙必是杨凌法外施恩,所以对杨凌的那份感激也是人之常情。 杨凌来霸州,只带了数百刑部的衙差仪仗,再加上宋小爱后到的千余精兵,如今不到两千人。两千人的队伍单单押送黯家庞大的财产已属吃力,何况还有六十多辆押送贪官的囚车,整条队伍光车子就一百四十多辆。 幸好京师又派了两千兵马赶来运送珠宝财产,此时恰好派上用场。三千精兵中有一千骑兵两千步兵,保护着车队浩浩荡荡驶离霸州城,直奔京师而去。 此时道路并不比来时好行。那时漫天冰雪,此时却是春暖雪融,地面还是冻土,但是半化的冰雪泥泞不堪,那六十多辆临时赶制的囚车十分简陋,用些木棍横七竖八地简单钉出个牢笼,车是普通的牛车,用征调地耕牛拉着。慢吞吞地赶着路。 没有足够的驮马,而且囚车即便十分牢固,也没有快马狂奔的道理,所以马匹其本用不上。整条车队囚车在前,珠宝细软车在中间,杨凌的钦差仪仗在最后,前边长长的车队一过留下一地的牛粪马粪,弄得步行的刑部衙差们牢骚不已。 前边是罗锅梁。一个不是很陡的土丘,不过绵延数里,地势渐高。山坡阳面地积雪已经晒尽,露出黄色的土地。坡侧是一片树林,树木抽出浅浅新芽。远看一片嫩黄。间或有几枝桃树、梨树,鲜花白如雪、绯如云,只是没有成片,也算不得什么好风景。 就在这时。一道穿云箭响彻长空,林中忽地奔出无数骏马,出林即从矮坡上疾驰下来,马蹄疾骤如雷,甫经坡道,便扬起滚滚的黄土,弥漫了天空,犹如一团迷雾。 “马贼!响马贼来了!”一见这骇人的声势。有人惊慌大叫起来。杨凌闻讯急忙从轿中钻出来,站在车辕上一手扶着轿门儿,一手搭起凉蓬纵目远眺。 “好大的声势!”杨凌暗赞一声,冲在最前边的二十余匹骏马如同扯起一道遮天席地的幕帐,所过之处尽起烟尘,根本看不到后边的人马。这些骑士清一色地紧袖轻衣短打扮,脸上都蒙着火红色的面巾,手中高举雪亮的马刀。纵马如飞。气势如虹。 “保护囚车!”宋小爱唰地一下拔刀出鞘,娇声斥道。响马贼所至。囚车首当其冲,很显然,他们的目标也正是囚车所在。不料就在这时,两侧坡沿后忽地各杀出一支马队,人数各地二十人左右,向杨凌的仪仗夹击过来。 很显然,他们已摸清了杨凌整支车队地部署,杨凌身边大约有千名士兵,其中大半是步卒,而两翼夹击的马贼,数里距离瞬息便至,犹如两柄犀利的尖刀,直刺整只长龙的软肋,看那无坚不摧地气势,恐怕杨凌的马队立即组和相迎,也会象牛油遇到了烧红的尖刀,会被人毫无阻碍地切成两半。 杨凌方才还毫无惊容,这时才脱口叫道:“好心计!好功夫!”这些马贼没有一味的硬打硬拼,而是以少量精兵袭击杨凌,一定可以把整个侍卫队伍吸引过来,而且看他们的骑术、战力,就是杨凌训练有素的精兵恐怕也非其对手。 杨凌见过这样恐怖的骑兵,在宣府、在大同,在那些驰骋塞外的鞑靼铁骑身上,见过同样一往无前地军容,京师外四家军若论战力或许不在这支马贼队伍之下,但是机动灵活性恐怕也要稍逊一筹,谁说农耕民族的战力就一定逊色于游牧部族。这些人较之那些草原霸主不遑稍让,可惜……他们干的却是打家劫舍的买卖。 宋小爱的俏脸上也闪过一丝紧张,立即改变命令道:“保护国公!骑兵迎上去!绝不能让他们冲过来!” 骑兵冲击步兵方阵,只消被他们突入进来,那就是任人宰割的局面,如何对方志在一人,而非全歼已方,那更是呼啸来去,难似阻挡,宋小爱说罢双腿一挟马腹,已挥刀疾迎上去。 其实无需她呼喊命令,陡见两支奇兵突袭国公仪仗,前方的骑士已纷纷弃守回援,亡命冲杀过来。右翼马贼头目冲的甚快,比后边第二匹马快了四个马身,瞧见疾迎上来地大明将军居然是个年轻俏丽地女子,火红面罩上一双凌厉的眼睛不禁闪过一丝诧异和好笑地意味。 两马交错,“铿”地一声刺耳的锐响,火花四溅,人借马力,全力一刀,宋小爱的弯刀脱手飞到半空,亏得那刀钢口甚好。竟未折断。宋小爱大骇,一拨马头返身便走。 那人马行无阻,掌中刀“嚓溜溜”一串响,顺着刘大棒槌的铁棒滑过,眼看就要削到握棍的手掌,大棒槌振棍扬身,二人错身而过,那人手中刀向左一挥。借着拖力,轻易地从一名士兵颈间划过,顿时人头落地,血溅长空。 宋小爱虽是女子,其实力气并不小,她也知道对方冲势甚急,加上人高马大,势壮力沉。不宜力拼,但是她心忧杨凌安危,不愿让这个马贼直接冲过去把已方的防卫切开一道豁口,自忖能勉强接下这一刀,然后再和他比斗刀法不迟。 孰料这人正是贼首刘六。此人刀法不及张茂和封雷,却胜在天生神力,所以他地刀是特制的,刀身比普通马刀长了一尺。刀背淬铁比旁人的马刀厚了近一倍,明军在沿海抗倭所制的长刀重量才二斤八两,他的刀却重达三斤二两,要将人拦腰一刀砍为两半也轻而易举,实是恐怖之极的杀人利器。 宋小爱一时不察,险些被刘六一刀劈为两半,就此香消玉殒。她纵马回逃,刘六瞧见。一拨马头又向她追来。杨凌身边有个御前亲军侍卫统领,是位女将,这个他是知道的,他攻国公仪仗的目地只是把骑兵都吸引回来,原也没指望能够真的抓住杨凌,此时见了这身份地位也不低的女总兵,便想擒住她。 宋小爱猛回头,“嗖”地一箭便射了过来。刘六惊咦一声。没料到这女将居然有吹箭。刘六侧身一闪,刚刚避过这一箭。脑后“呜”地一声怪响,刘大棒槌的铁棍便兜头劈了下来。 方才一刀,刘六对宋小爱以力敌,劈飞了她掌中刀,对大棒槌的铁棍却改为取巧,贴棍横削,险些切去他的五指,刘大棒槌恼恨异常,这一棍用尽全力,刘六已避无可避,唯有嗔目大喝一声,双手握住刀柄,全力迎了上去。 “铿!”地一声刺耳的锐啸,棍被磕开,刘六也勒马坐直了身子,他的马术显然远胜大棒槌,马体调整极快,大棒槌刚刚兜正了马身,刘六已双手握刀,大吼一声道:“再来!” “呼”地一刀劈下,大棒槌也大吼一声,抡棍相迎。 “铿”! “嗡~”二人手中兵刃齐齐颤鸣。大棒槌地棍长力沉,刘六怕磕坏了刀刃,所以反握马刀,以刀背全力劈下,这一击二人皆感虎口发麻,大棒槌“呀”地一声,把棍抡圆了,横着一棍扫了过来,刘六用的是刀,这样的攻击角度很难发挥刀的优势,只得一拨马头,避过了他这一棍。 宋小爱已取了一把刀,重又杀了回来,疾迎上来的骑士,再加上从前方冲回来支援地骑兵,将两翼包抄的马贼半包围起来,厮杀成了一团。杨凌的兵马胜在人多,而且也是骁勇善战的士兵,所以一旦胶着起来,竟也毫不逊色。 前方车队地骑兵虽迅速回援,但步卒们却不慌不乱,迅速用囚车布成简易的半月阵,健马嘶鸣,杀气腾腾,阵中射出一拨弩箭,马贼立即散成扇形,口中发出尖锐的呼哨,继续狂冲过来。 “嗵!嗵嗵!”火铳响了,有人落马,可是马贼们悍勇不顾,高举着雪亮的马刀,仍然停也不停地狂奔过来,气势犹如千钧压顶。近了,更近了,有人突然扣动囚车上的机括,谁也没有想到这车上边的囚笼做的简单,简直使劲一摇就能散架,下边却暗布了劲弩。 密集的机括声响了起来,犹如一条条短矛般粗细地巨箭发出千万只黄蜂飞过时令人头皮发麻的怪叫,随之战马的狂嘶悲鸣声响起。这个高度,射的不是人而是马,威力巨大的弩箭射穿马腹,立即穿腹而过,豁开一道巨大的洞口,鲜血狂喷,内腑流出,骏马嘶鸣一声便重重摔倒在地。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马贼出奇兵擒杨凌是个幌子,杨凌先射马却是早有预谋。响马贼之所以令人头痛,就在于他们的隐秘,来去如风,上马是贼,下马是民,行踪成谜。叫人无法根治。 这些马贼都很讲江湖义气,也很难说是不是有如果供认兄弟,家里要受到灭门惩罚的江湖规矩,总之官府不但很难捉到一个活口,即便捉到了,比如现在还关在霸州大狱里地齐彦名,也是受尽酷刑,决不吐露半字。 这样即便设伏杀死一些响马盗。或者抓住廖廖几个活口,也与事无补。响马盗消声匿迹一阵,便会重新活跃,始终无法根除。如果能够抓住几个重要人物或者足够多地人,可能就会找到这个既松散又严密的响马组织地弱点,彻底根除这个毒瘤。 猝不及防之下,足有十五六匹战马中箭倒下,响马们怒吼着。阵形更加疏散,但是不断地劲弩还是又射倒了十余匹马,后续的马贼看来并不是很多,总数大约在百十人左右,被射倒战马的响马贼。徒步做战便失去了那种如风似电的优势,在绝对多数的明军面前发挥不了什么作用了。 松散攻击的响马越来越近了,劲弩在这样的急速之下无法连续装填弩箭,已有三匹战马冲到了一辆囚车面前。头前一匹火红色的骏马,马上红巾蒙面地大汉手中一柄刀左劈右砍,顷刻间放倒了几个官兵,余者一哄而散。 这辆囚车是第三辆,车上树着一杆大旗,所以极易辨认。车中身着白色囚服的犯官披头散发,头耷拉在横栏上,似乎已经陷入半晕迷状态。骑着红马的响马贼冲到了车前。 这个人便是张茂,他的人混在霸州百姓之中,目送囚车出城,这辆囚车关的就是张忠,他的人在城中看的清清楚楚,此时终于冲到车前,张茂不禁大喜,连忙大吼一声:“大哥?张忠!” 张茂虽是江洋大盗。为人却最讲义气。而且对兄弟极好,所以在盗伙中威望素来极高。他也知道如果实在救不了张忠。张忠进了京城也是一刀,还不如现在给他一个痛快,可是如果能救得了他,那自然更好,也算是对得起自已和张忠歃血为盟的结拜之情了。 车上人微微动了动,嘶哑地唤道:“水,我要喝……水……”。 张茂一见大怒,吼道:“这帮狗官,如此虐待于你!”他攸地飞身下马,掌中刀匹练般一卷,厉声喝道:“开!” 拳头粗地一排松木棍,摧枯拉朽一般,随着刀锋飞了出去,囚车中的人立足不稳,向他直倒下来,张茂一把抄住,扭头大叫道:“得手了,叫兄弟们撤!” 马贼们仗着马术精湛,武艺超群,在团团包围上来的侍卫从中前突后冲,搅得战场如同一锅沸水,人喊马嘶,刀来剑往。正中间却静静肃然,没有一点紊乱。杨凌站在车辕上,身边四十多名侍卫手中举着火铳,铳口向天,将他严密保护在中间。 观察了一阵战场形势,杨凌放下心来,他弯腰钻回轿中,在桌旁盘膝坐了,拿起筷子挟了个虾仁儿吃了,笑吟吟地道:“张公公,你盼的大概就是今天吧?难得啊,虽说秦桧还有三朋友呢,可您张公公的朋友比秦桧地朋友出息多了”。 他抿了口酒,咂巴咂巴嘴道:“嗯!不错,回了京我会禀明皇上,这霸州最后一害,还多亏了你张公公才除的掉,是你的功劳,咱也不能抹煞呀”。 张忠坐在对面,被结结实实地绑在车柱上,嘴里塞了一块破布,气得两只眼睛都快突了出来,瞧那模样若能脱困,能一口把杨凌咬块肉下来。 张茂一把抄住张忠的腰肢,返身便扣住马鞍,他地响马贼虽然厉害,却以劫掠大户为主,很少、也犯不着和官兵正面冲突,今天为了救张忠可谓损失巨大,别的不说,光是那些被射死的骏马,就令他的心疼不已。那是偷偷养来专门用于劫掠的,官府没有登记在案、马身没有烙印记号,要再养出几十匹这样的优良战马费时颇久。 如今张忠获救,他急着率众离开,可是一手扣住马鞍,一条腿抬起来,还未扣住马镫,他的身子忽然一震。仿佛一股电流攸地袭过,半边身子顿时没了力气。与此同时,怀中地人如蛟龙般跃起,握拳如喙,在他身上要害处一连数击,动作快捷如风。 可怜骁勇善战、一身技艺地张茂被他抽冷子点中麻筋,正酸麻软无力的当口,身上要害穴道又连中几下狠的。顿时全身酥软,二目圆睁,惊愕地软倒下去。 那身着囚犯衣装的蓬发人毫不客气,一把夺过他手中马刀,抬腿一踢。竟将张茂一百八十多斤的健硕身躯踢得飞了起来,嗵地一声落在囚车另一面。蓬发人一声长笑,喝道:“把他绑了!”说着纵身一跃,已翩然上了马背。 这时护侍着张茂的两个大汉正追砍着周围的官兵。乍见惊变已经来不及相援。整个过程不过是刹那间地事,等他们醒悟过来,枣红马已经换了主人,手中提着张茂地马刀,向他们猛冲过来。 “大哥!”两个蒙面骑士怒吼,弃了官兵想来救出张茂。 蓬发人提马疾迎,和对方地两匹战马同时一个快如闪电的完美蹿跃,骏马夭矫如龙。只是一击,电光火石,三尺秋水长空一击,暗银色地刀光若实若虚的,似乎还停留在人们的眸光中。 只听到“叮”的一声,三柄刀相互刺砍,却只有一声。马轻盈地落地,又向前缓缓跑出几步。单手一提马缰。马儿立即兜转了过来,风吹发散。露出一张淡笑如菊的英俊面孔。 这个人,除了伍汉超还有哪个?黑如点漆的双眸微微一转,盯向一个灰衣蒙面人的右肋,肋下血如泉涌,那人手捂在肋下,摇晃了两下,当啷一声丢了刀,一跤栽下马去。 另外一个眸光攸地收紧了,伍汉超淡淡一笑,将长刀似剑一般挽了个刀花,动作飘逸潇洒:“五虎断门,能练到这种境界,不错,很不错,请问阁下尊姓大名?” 回答他的是一声怒吼,以及骤然前冲地快马,伍汉超也几乎同时驱马迎了上去,双马堪堪相交,还隔着一个马身,伍汉超双腿一踹马蹬,人竟然弹跳如球,离马而去。 对方马上骑士手中的刀刚刚举起,还未形成下落,马也刚刚腾空,待马落时,人马合一,借助腰力、臂力和马的跃势,这将又是完美的一刀,就是伍汉超也不能轻掠其锋。 但是这一刀永远也发不出来了,伍汉超已快速冲到了他地马后,双足在马臀上使劲一踹,象只大鸟般凌空掠飞起来。马上,一颗头颅咕噜噜滚下地去,殷红的鲜血喷溅上半空。 伍汉超落地,这时,枣红马也堪堪冲到面前,他旋身再上战马,举刀大喝道:“主犯就缚,留客!” 本来一直东躲西藏、绕着囚车和马贼们藏猫猫的官兵,还有面无土色地趴在囚车下边避祸的赶车人,就象商量好了似的,一枝枝袖箭从不同的角度攸然射出,有的射人、有的射马,猝不及防地马贼又有十余人落下马来。 其余的马贼挥刀疾退,刘七看出情形不妙,也知道此时想救张茂已势不可能,只好悲愤地大吼道:“撤!马上撤!” 一枝响箭又腾空而起,马贼们开始拨马回逃,伍汉超驱马紧追,手中长刀挥如绞轮,又是一连串地旋飞了几颗脑袋,带起一片飞溅的血浪。眼见这个扮张忠生擒了张茂的官员如此骁勇,立即有一名马贼拨马迎了上来。 “铿铿铿铿!”双刀一连四击,二马一错镫,两人同时惊赞了一声:“好!” 随即那马贼拨马一转,又迎了上来,寒光闪闪的马刀斜举长空,一双眼瞪得像个铃铛,死死瞄住了伍汉超的咽喉。 “走!快走!”刘七沉声大喝,带领群盗返身便走,有的还来得及把一开始被射死战马的兄弟接上来共乘一骑,可是紧追地官员袖箭不断,随着接连多人中箭。他们只得放弃援手,自顾逃命了。 刘七断后,一柄长刀逼住追近地官兵,见那蒙面大汉和伍汉超越斗越勇,连喊数声还是不退,终于忘形喊道:“混蛋!封雷,马上退!退!退!” “呵呵,原来你叫封雷?功夫不错。奈何是贼!”伍汉超驻马微笑,他用刀并不趁手,马术也比不上人家,杀不了这个外家高手。 “哼!”蒙面人狠狠盯了他一眼,说道:“张茂大哥武艺犹在我之上,不用诡计,你擒不住他!” 如果换作一年前,刚刚出道、名门正派出身的伍汉超听了这话必定十分惭愧。此时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他呲牙一笑道:“我是官,你是贼,官兵抓贼。抓到了就好!” 封雷气地怒声大喝,后边却传来比他更大声的怒吼:“混帐封雷,你要兄弟们陪你拖死吗?” 封雷沉哼一声,兜马边走。摞下一句话道:“希望有朝一日,你我能公平一战,比个高低!” 伍汉超晒道:“有这出息,你当什么贼呀,当大侠好了!” 封雷性情暴烈,被这没皮没脸的官儿气的七窍生烟,恨不得立刻回来再和他较量个高低,可是抬头瞧见刘七一双眼已经快喷出火来。只得忍气而走。 此时失去战马,没有被响马同伙们载走的强盗已被官兵们团团包围,唯有束手就缚了/伍汉超四下看看,高声喝道:“不要追了,打扫战场!”说完一指地下被他刺中右肋的响马:“这个没死,裹伤,扔上囚车!”] 钦差大人、威国公杨凌又回来了……。 霸州的官儿刚刚松了口气儿,各县镇送行的官员还没回去呢。因为他们正在参加江彬地纳妾之礼。江彬官职不低。又是此次抓捕官员、查抄贪官府邸的得力官员,谁敢不卖面子。 结果这些官员正喝的酒酣耳热。就惊闻国公爷杀了个回马枪,又带着囚车回来了。既然还没离开,这些官员正好又扮了回迎宾使,客客气气地把杨凌等人迎回了霸州。 囚犯先行押去监狱,霸州大狱人满为患,男监不敷使用,连女监也住满了人。尤其令人称绝的是,朝廷官员和江洋大盗济济一堂,在监狱里会师,彼此的人数不遑稍让,也堪为霸州一景了。 威国公走不去不到几十里地,竟遇到响马袭击,而这胆大包天的响马贼,竟是霸州有名的大富绅张茂,百姓们闻之愕然,官员们却心中惴惴,尤其是平素和张茂有过来往的,更是叫苦不迭,霸州地乱子怎么时候是个头啊?一念及此,这些官员想起来真是欲哭无泪。 江彬为何现在纳妾呢?那王满堂实是个妖娆动人的主儿,自从与她有过鱼水之欢,这江彬食髓知味,竟是一日无她不欢。可是现在王满堂回了娘家,他总不好公然来往,表兄答应盘下王现眼的宅子送他为礼,可是这么大一幢宅子,简单收拾一下也得好些日子,那怎么受得了? 这次查抄贪官家产的事还没结束,不过江彬已经顺手牵羊,收罗了一大笔横财,就连樊陌离那两个妖娆的小妾,他也和代知州说好,回头卖与他家为奴,于是便在王现眼地宅子旁先买了幢小院儿,想先把王满堂接过来。 虽是纳妾,无需大礼,可是江彬毕竟是头回办事,也打扮的一体光鲜,前脚送走了杨凌,后脚就使小轿得讯,霸州文武官员仓促参加,未及置办礼物,喜酒是喝了,财礼簿上打了一大堆的白条,准备回去后再派人补上,一听钦差遇袭,抓了大批强盗重回霸州。官员们一哄而散,全去接钦差了。江彬在家里却吓了个魂飞魄散。 表兄竟是一个江洋大盗,这也罢了,他竟然还去钦差面前劫囚车,这罪过还能轻得了吗?想起自已曾对张茂透露过张忠的死活,江彬顿时如丧考纰。万一表兄把这件事招出来,这罪名那就可大可小,全看杨凌心情了。如果杨凌想要办他。大可据此安他个通匪罪名,那样岂只官职不保,还有杀头之罪呀。 一众军中将佐僚属不便离开,眼见将军愁眉苦脸,便有一个这两日混地熟些的百户向他询问,江彬哭丧着脸把事情说了,众将官面面相觑,也没了主意。这些大头兵不学无术。识的字的都没几个,这事有多严重,他们也实在心中无数。 核计半天,霸州千户张多多一拍大腿道:“将军,卑职有个主意。你看行不行?” 江彬犹如捞了根救命稻草,一把扯住他地手臂道:“什么主意,快快讲来!” 张多多眨巴眨巴眼,说道:“将军。您说过,国公爷和您在鸡鸣驿时是旧识,以前的交情是极好。这一次国公爷抓捕贪官,又重用将军,显然是把将军当成自已人的”。 “嗯嗯,是呀是呀”。 “那么国公爷就算怪你,也是气你口风不紧,险些误了他的大事。这种一时之气是最好消解地了,您只要让国公爷出了这口气,他必然不会再怪责你,还会觉得将军大人忠心可靠,只是性情鲁莽了些,以后的宠信也决不会减的”。 江彬跺脚道:“我的爷,你要急死我呀,到底要怎么做啊?” “负荆请罪!” “嗯?” “我看过一出戏。有个大将军得罪了一位文官。对了对了,还真象。你也是将军,国公爷也是文官,那大将军就脱光了身子,大冬天地背了捆柴禾给那个文官送去了,那文官见了马上就不生气了,俩人还成了好朋友。将军,那戏里的大将军得罪人家还不只一次呢,人家都不生气了,我听说这是真事,你学学咋样?” 旁边一个叫夏小文的副千总捏着下巴疑惑地问道:“不会吧,那个文官家里缺柴禾了?” 张多多白了他一眼道:“你懂个屁,那是表示诚心,意思是说我背了一大棍柴禾来,您不是有气吗?那你就抽我,往死里抽,抽折了一根还有一捆呢,你说这么有诚心、给面子,人家还不消气儿吗?” 夏小文喜道:“对呀,这法子是好,不过……脱光了……呃……不太好吧?往街上一走,多丢人呐?” 江彬比这个废物见识还多点,他翻了翻白眼道:“我要是女人,我就都脱了,我个大老爷们,脱光了谁看呐?你看?笨蛋,其实就是光着膀子,下身怎么也得穿条犊鼻裤啊”。 “哦……”,众将官这才恍然大悟。 经张多多一提醒,江彬也想明白了过来:对呀,国公和自已是故交,在官场上这种关系一向就是一种资本,也是彼此联系的手段,从这些日子看,威国公对自已也确实不错,不等他查,我主动上门,负荆请罪,这举动一出,给足了面子,叫全城地官员百姓都看看咱对国公爷地忠心,他还好意思罚我?” “嗯……”法子虽老,管用呀。 想到这里,江彬兴冲冲地道:“好了,各位兄弟,今天没喝痛快,改日我再张罗,我忙着去见国公爷,就不接应大家了,请回,先请回吧诸位”。 江彬说完也不等人家离开,撒丫子就奔后宅,家里刚雇了两个下人,是对老两口。江彬对那老汉急吼吼地道:“快着快着,赶快去柴房整捆柴禾出来,爷有大用”。 说着噌地一下钻进自已房里,进门就脱衣服。 王满堂正穿着一身大红的喜服坐在床边。虽说不是头一回做新娘子,和江彬也早成就好事,可是毕竟今日新嫁,也得老老实实坐在床边在那儿装嫩。这儿正装着呢,就见江彬一个箭步跳进门来,大门也不关,就开始扒衣服,把她吓了一跳,急忙站起身,娇羞嗔道:“哎呀我地大老爷,你……你这是急什么呀,怎么着也得先把门关了呀”。 “关?关个屁!脱光了我就得出去,你给我烧点热水,炖点姜汤啊,回来我要喝。那啥,被窝也暖上,弄个火盆”。 “啊?……”。 王满堂跟个闷葫芦儿似地,可江彬也顾不上跟她细说了,他脱的赤条条的,找了个在家闲散时穿用的犊鼻裤穿上,用条粗绳往腰里一系,这时老家人提着捆柴禾探头探脑地站在门口:“老爷,柴禾准备好了”。 江彬应了一声,天还没暖和呢,站屋里开着门也冷呀,他搓搓健硕的胸肌,走出门接过绳子系好地柴禾往身上一背,在两眼发直的王满堂和老家人注视下,精神‘哆嗦’地直奔钦差行辕了。 钦差行辕现在好生热闹,众官员问讯的、请安的、听候指示地,里里外外人人都在忙,整个钦差行辕就一个大闲人,闲得无饥六受的,这位就是钦差副使梁洪,他觉得自尊心挺受伤,好歹他是钦差副使,结果什么事他都是后知后觉,简直是给人当猴耍嘛。 现在谁都看出他是个摆设了,不但杨凌手下的人不拿他当回事,就连霸州的官员们看见他也没有一点恭敬之意了,什么金吾卫右提督、钦差副使,官大一级压死人,在人家眼里啥也不是呀。 梁洪在自已房中仰天悲叹:什么时候才能轮到咱当家呢? 此时,轮到他当家的旨意在司礼监刚刚写成,秉笔司总管写下最后一个字,然后双手捧起,恭恭敬敬递与刘瑾,刘瑾放下茶杯,接过圣旨仔细看看了,唇边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他小心地吹了吹上边未干的墨迹,放在案上,嘴角向旁边歪了歪。尚宝监总管会意,立刻启开宝匣,大明有玺十七方,皇帝不同的诏命用不同地印信,印信有大有小,各不相同,任命官吏当用皇帝行宝,尚宝监自宝匣中取出‘皇帝行宝’玉印,端端正正地盖了上去……

下一篇   第349章另寻良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