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固安民变 - 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340章固安民变

第340章固安民变 杨凌喝的满面红光,从张府踉踉跄跄地出来,张茂和江彬一左一右搀扶着,三人有说有笑,直如多少年的好兄弟一般。 宋小爱见了杨凌满脸傻笑,气就不打一处来,这几天大人天天喝酒,天天收礼,哪还有一点英明神威的杨大将军模样? 宋大小姐撅着小嘴,悻悻地扭过头去,却见刘大棒槌开口赞道:“宋将军,你看俺们国公爷,喝醉了都那么帅,笑的好有大将风范,如果俺有国公一半那么帅,得有多少姑娘迷上俺呐?” 宋小爱翻了翻白眼,嘀咕道:“白痴”。 刘大棒槌搓搓手,嘿嘿笑道:“那不叫白吃,那叫给面子,俺们国公爷什么身份?那是谁请都去的么?梁公公说这叫平易近人!” 宋小爱没好气地啐了一口,懒得再搭理这个浑人。 张茂送杨凌到了车前,后边的管家立即捧了一个锦匣过来,张茂接过来笑吟吟地放在车辕上,轻轻拍了拍,说道:“一点小小礼物,还望国公爷笑纳” 杨凌捧起锦匣试了试份量,然后眉开眼笑地推到轿门儿边,站立不稳地笑道:“嗳,张兄客气了,呃……都是意气相投的好兄弟,哈哈哈,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对了,江兄,与我……我一同回府,咱们晚上接……接着喝,哈哈哈……。” 江彬一听国公相邀,觉得甚有面子,虽然牵挂着狱里的那个美人儿,不过国公的邀请可不能不去,忙兴冲冲地唤人牵来自已的战马,带着两个亲兵。随着杨凌回府了。 杨凌回到行辕,侍卫们护侍他进了宅子,宋小爱完成了使命,招呼也不打一个,就板着俏脸走了,杨凌望着她的背影呵呵一笑。 这个丫头倒是有趣,性子直爽,爱憎分明。有什么不满马上就表现在脸上,看她生闷气倒还真有趣,反正她的任务只是保护自已的安全,这些阴谋诡计交给她去做也不一定能做好,看她气鼓鼓地可爱,杨凌反而不想告诉她了。 杨凌摇摇摆摆地进了书房,江彬见他脚下虚浮,忙道:“国公爷。要不要喝杯茶先睡下?” 杨凌的身子忽然停止了摇摆,他慢慢站直身子,再转过来时已是一片肃然。脸色还是那么红润,但是眼中朦胧的醉意已经完全消失了,杨凌锐利的目光紧盯着江彬。沉声说道:“霸州游击将军江彬,跪下听旨”。 江彬一怔,猛抬头去瞧杨凌,见他没有丝毫戏谑酒醉的神气。不禁怵然一惊,急忙撩袍跪倒,俯身说道:“末将听旨!” ………… 江彬出了钦差行辕,在门前悄立片刻,忽地仰天打个哈哈,随即翻身上门,朗声道:“走!去霸州大狱!” 江彬他是天大的事儿都不在乎的人,杨凌面授机宜。对他说出一件极重要的大事,江彬并不觉得有什么难处,只觉这事是自已建功立业地好机会,不但没有一点压力,反而欣喜异常。 霸州官僚如何腐败、黑幕重重,织结的层层关系网如何庞大,这个勇夫根本不放在眼里,你文也好、武也好。他就是两柄斩马刀。简单的人对付复杂问题的方法也简单的很。如果换一个人,此刻考虑的可能是如何缜密细致地完成杨凌交待的任务。江彬满脑子却只想着事成之后如何飞黄腾达,得志意满之下,便想去狱中会会那个妖娆的美人儿。 杨凌之所以选中他,是因为他刚到霸州,和霸州官场全无关系,是最可靠地人,而且他是霸州游击将军,掌握着本地最大的武装,杨凌仅凭宋小爱的一千人马,还要分出大部分保证自已的安全,是无法完成他的军管计划地,他的雷霆一击,需要一个手握重兵,而且绝对听从自已命令,不受霸州大小官员影响的人,江彬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杨凌端坐案后,目送江彬告辞离去,屏风后边立即闪出一个人来,走到案前向他拜道:“学生穆敬拜见国公” 杨凌忙起身扶住他,微笑道:“坐坐,不要拘礼,穆秀才刚从固安回来?” 经过这段时间延医治疗,穆敬被四妖僧手下打断地腿基本好了,只是走路还有些微跛。但是脸上的伤痕那是再高明的郎中也没法治的,原本风度翩翩的秀才公,如今满脸疤痕,肉肌隆起,显得异常狰狞。 穆敬恭声道:“是,本来就是赶回霸州向您通报消息的,不想路上就和张忠的车队碰了个照面,他果然沉不住气,赶去固安了”。 杨凌一笑道:“那是自然,象这种土皇帝,已经养成了唯我独尊的性子,谁敢挑战他地权威,他连一刻也等不得的,华推官那里能撑得住吧?” 穆敬忙道:“大人放心,华大人为官清廉,嫉恶如仇,在固安官声一向很好,只是不得上官赏识,做了十年推官始终再无升迁,这次有国公爷撑腰,华大人是下定决心要协助国公爷为霸州清除这班祸害了。” 杨凌摇头道:“霸州上上下下的官吏已经腐败透顶了,身在要职的官员大多贪腐不堪,我指着这帮贪官去反贪,那不是笑话么?如果循正途去查,霸州上下大大小小的官员必然同时反弹,抓一个保一片,个个上折抗奏,互相隐瞒证据,再有刘瑾从中斡旋,那就难以成功了。 所以这件事要突破必须从霸州官员下手,却又不能利用官方,我不能、也无法做到把霸州的官儿来个大换血,然后一个个的去查呀,那就只有出奇兵了。只是这奇兵也不好出啊,我担心霸州百姓在官吏们层层压迫之下已畏官如虎,未必敢反抗张忠”。 穆敬肃然道:“大人放心。艾员外被张忠那酷吏敲骨吸髓,逼的全家上吊自尽地事,学生已着家人在固安四处传播,现在固安所有富绅皆惊惶至极,以为张忠卸任在即,大肆搜刮,要对这些富绅赶尽杀绝呢。 此外,张忠派出地税吏横征暴敛。逼得固安的小生意人无法生存,税赋翻了数倍,物价也随之高涨,固安城内百姓为此积怨甚重。霸州百姓自古尚武,民风剽悍,如今情形已是一触即发,到时学生登高一呼,必为大人响应”。 杨凌吁了口气道:“但愿如此。你们放手去做,捅出天大地漏子也有本国公来撑腰。我要藉这场风波,因势利导,掀起一场暴雨雷霆,彻底清扫霸州官场贪腐之风。还百姓们一个朗朗青天!” 张剥皮到固安了! 张忠的仪仗耀武扬威地刚进了东门儿,消息就席卷整个固安县城,顿时如风卷残云一般,勉强支撑着还在买卖的几家店铺纷纷关门歇业。家里略有浮财的百姓个个称病在家,连大门都不敢出,没钱的叫苦,有钱的更害怕,个个胆战心惊,不知道张剥皮亲至固安,又要做些什么。 当地税吏头目墨单九一行人兴高彩烈地将主子迎进城来,马鞭子毫不客气地抽在惊慌逃窜的百姓身上。所过之处一片萧条,寒风瑟瑟,这个冬天好象更冷了。 墨单九得意洋洋地骑着一匹高大的黑骡子,对张剥皮大声道:“公公,您来地正好,固安的刁民实在是太嚣张了,一个个有税不交,固安推官华钰也为他们撑腰。小的人微言轻。公公不在,小的还真镇不住场面”。 张忠坐在车内。轿帘掀起,满脸杀气地看着萧杀的街市,冷笑一声道:“华钰?华钰算个屁。先到税吏署,着固安县乔语树马上来见我!” 税吏署,固安县令乔语树毕恭毕敬地立在堂下,由于是一溜小跑进的税署,一身的肥肉还在颤巍巍地抖着,嘴里呼呼地喘出一团团白雾。他擦擦额头和下巴上的汗水,结结巴巴地道:“卑职迎候来迟,还望张公公恕罪”。 “哼哼”,张忠冷笑一声,袍袖一拂,斥道:“迎不迎地倒没什么,我来问你,乔大人治理固安有两年多了吧?” 乔语树陪着笑脸道:“是是是,公公好记住,下官是弘治十八年六月上任的”。 张忠把脸一板,说道:“这也快三年了,你为官一任,治理一方,政绩一无可取,朝廷如今对官吏随时可以考核,这个……你知道吧?” “是是是,下官知道”,乔语树慌了,只知俯首称是,慑于张忠威风,竟不敢抬头看他。 “刘公公去年就下了令,各地镇守职司一如当地最高布政官员,所以本镇守不但有权辖制你,而且对你碌碌无为、政绩不显的事,可以上奏折弹劾的,你知道吗?” “是是是,下官知道!” “咱家接了刘公公令旨,皇上仁孝,要为太皇太后建玄明宫,尚缺白银十万两。刘公公把这差使交给了咱,交给了霸州,是对咱家的信任、是霸州地方地荣光,如果连这件事都办不好,那就是对皇上不敬、对刘公公不敬,咱家面上不好看,霸州的官员也显得无能,你知不知道?” “是是是,下官知道!” “砰!”一方砚台在乔语树脚下砸得粉碎,墨汁溅的靴子和袍襟上都是。 张忠双眉倒立,厉声大喝:“你知道个屁!现在固安就是办事最不力的地方,你身为霸州父母官,纵容华钰偏袒刁民贱户,抗拒纳税,咱家要弹劾你,让你丢官罢职、让你去坐大狱,你知道吗?” “是是是。下官知……”,乔语树听到这儿忽地醒过味儿来,立即噗嗵一声跪倒在地,嚎叫道:“啊!嗷~~啊!公公,下官知罪”。 张忠被他杀猪似地嚎叫吓了一跳:我就是吓吓你,你叫得那么难听干什么? 他哪知道乔语树听说要罢他的官,一下子跪急了,加上他苦读二十多年。眼神不好,这一跪一不小心膝盖正好重重地跪在摔碎的砚台上,钻心的疼啊。 乔语树是个尸位素餐、庸碌无为的官儿,政绩谈不上,不过倒也不贪,每天就守着县衙那一亩三分地,谁下命令他都没意见,只要官比他大他就不反对。对于张忠的政令从来不拖后腿。 所以张忠其实对这个乔县令还是挺满意地,毕竟找个志向相投的贪官污吏来守固安,自已地手指缝儿就得松一松,漏点油水给他,这位乔语树先生是县衙门里泥雕木塑的一个摆设。有等于没有,不算讨人嫌。 张忠瞪了跪在那儿呲牙咧嘴的乔知县一眼,说道:“你是一县的父母官,为什么放任华钰屡次三番与咱家为难?有这个东西在那儿阻挠。固安的刁民都不纳税了,那朝廷怎么办?你这个县令怎么当的?” 乔语树苦着脸道:“公公,下官……才调来固安两年,华钰都在这儿做了二十多年地官啦,光是现在的职务就做了整整十年,同僚好友遍布上下,乔推官没有丝毫把柄落在下官手里,下官想管也管不了他呀”。 张忠不屑地道:“真是一个废物!就知道你无能。所以咱家亲自来固安坐镇,替你管管这固安县。刁民必须惩治,税赋必须收齐。看看你那副德性,脑满肠肥,跟头猪似地,纯粹是泔水吃多了,从今天起你给咱家跑勤快点儿,率领县治人员。配合税吏署在固安全境开始收税!” “是是是。下官明白!” “你……”,碰到这么个只会应是地废物。张忠也没辙了:“十万两不是个小数目,用车拉也得十几车呐,你有把握在一个半月内之内收得上来吗?” “是是是,下官……呃……,请公公指教”,乔语树忍着膝下的疼痛,擦了把冷汗,总算换了套词。 张忠没脾气了,只好无奈地道:“市税,要加倍征收,敢予抗税不交地,一律抓进大牢!商贾、小贩、行商,统统不要放过。此外,可以再征收进城税、出城税、沙市税、团民镇税、劳役税、兵役税、马桶车进城税、子民为太皇太后盖玄明宫嘛,天经地义,再加个行孝税……”。 乔语树听的晕头转向,只顾点头应是,张忠一口气儿说完了,摆手道:“下去吧,本镇守亲自在此坐镇,这些税赋立刻施行,务必在一个半月内收足,上呈京师”。 乔语树如蒙大赦,连忙磕了个头,连滚带爬地逃了出去。 墨单九心有不甘地道:“公公,把乔语树那头肥猪叫来责骂一顿就算啦?那个姓华的,根本不把公公您放在眼里,可不能轻饶了他”。 张忠阴阴一笑,说道:“敢和咱家作对,当然不能轻饶了他,上奏折请刘公公罢他地职?哼哼!那太便宜他了,这个姓华的,咱家要好好整治一番,杀一儆百,看看以后还有谁敢和我作对!” 他招了招手,墨单九立即凑过耳朵听张忠嘱咐一番,然后满脸谄笑地道:“哈哈哈哈,公公神机妙算呐,高!实在是高!卑职马上去办!” 推官掌一府刑名,赞计典,顺天府的推官为从六品,其余各地的推官为正七品,其职务相当于现在的法院院长、刑警队长兼审计局长。 其实以一个小小地县来说,设立巡检司,由县主簿负责就可以了,不需要设立推官,这是相对的大城或者州府才设立的官员。可是霸州由于治安较差,所以几个县都设了推官以加强地方治安。 华钰名义上归乔知县管理,可是品级不比他低。资历又比他老,乔语树当然拿他没办法。此刻,推官华大人正坐在堂上紧蹙双眉听着几个乡绅、百姓的哭诉。 张忠到了固安,税吏们声威顿壮,再加上乔知县为虎作怅,固安处处都是横政暴敛地税吏身影。张忠本来就打算用挖金矿地名义把霸州各处所有的富绅敲诈一遍,刘瑾要他搜罗银子建玄明宫的命令传到后,张忠更是变本加厉。 这笔银子是可以明正言顺搜刮的钱。真要惹出大祸来,刘瑾也必然帮他担着,所以张忠根本不想动用以挖矿名义勒索来的钱,而是巧立名目,以种类繁多,税率极高的税赋来填补这块空缺,不过与此同时,他的“挖金矿”运动仍在持续进行中。 这一来固安百姓更是雪上加霜。正月还没出,已是一片愁云惨雾,穷苦地百姓愁着不知怎么活,那些富绅地主更加害怕,害怕被人逼得不能活。眼看着张忠地人马整天扛着铁锹、镐头围着他们的房子打转。谁也不知道哪一天自已就会成为艾敬第二,那种强大的心理恐惧已经快把他们逼疯了。 “大人呐,我们去哀求乔县令,可他却说这是朝廷法度。他也是奉命行事,我们诉说百姓难以度日之苦,这位县太爷就只会‘是是是,本官知道’,却不肯为我们作主,现在固安百姓都活不下去了,乔大人,您在本地已经做了十年推官。德高望重,深受百姓拥戴,我们唯有指望您了”。 华钰是条凛凛大汉,宽宽的肩膀,高大的身材,一字型的浓眉,这种眉毛俗称吊客眉,显得极其凶悍。不象个好人。可是华钰偏偏是个秉公执法、为官清廉的好官。 在霸州贪官云集地情形下,他居然还能安安稳稳地待在固安。始终没有被排挤打压到丢官罢职,实在是个异数,不知是不是那些贪官们天良未泯,心中尚存一丝愧意,不忍霸州这唯一地一个清官也没了,才派了个只会‘是是是’的木偶知县乔语树来和他搭档。 一个乡绅道:“百姓们对于苛捐杂税哪怕稍有怨言,都会被立即抓进税署严刑拷打,固安县已成人间地狱,大人,您可不能坐视不理啊”。 华钰苦笑道:“诸位乡亲父老,此事,本官已写成条陈,上呈巡察御使季大人,希望季大人能够为民作主,把这件事早日呈送皇上面前,或可……解决霸州百姓之厄……”。 “大人呐,本地巡察御使早被张忠买通了,他一到霸州,就公然住进张忠府上,谁不知道啊,您地条陈他能呈报给皇上?” “那……我能怎么办?”华钰无奈地一摊手,瞧瞧众人一副沮丧模样,华推官目光一闪,故意沉吟道:“威国公爷杨凌,那可是个大清官,极为善待百姓的。 听说他在江南时,百姓们受莫太监蛊惑,冲击钦差行辕,险些把国公爷打死,公爷查明真相后不但没有怪罪百姓,反而严惩了几个贪墨欺压百姓的大太监。如果这事儿……”。 他刚说到这里,大门嗵地一声被推开了,华钰惊愕地抬头望去,只见置放在衙门口地大鼓也不知怎么从架子上掉了下来,正好从大门前咕噜噜地滚了过去。 紧接着一匹白马出现在门前,马上一个白面无须、簇新蓝色宫监袍服的中年人,杀气腾腾地踱了进来,后边又跟着六七个人,人人骑马,再后边才跟进大批手持水火棍、皮鞭、铁链的税役。 闻声迎上来的巡检、兵勇和丁壮为那人威势所慑,都愕然站在那儿,无人敢上前阻止,只见白马上地太监微微哈着腰纵马入门,进了大院儿才直起腰来,四下淡淡一扫,冷声道:“固安推官华钰,是哪一个?叫他来见我!” 一个巡检壮起胆子喝道:“你是什么人,胆敢骑马闯衙门,如此藐视朝廷!” “唰!”巡检话声未落,眼前鞭影一闪。他还未及躲避,肩头已挨了狠狠一鞭,顿时袍开肉绽,疼得这个巡检一声惨呼,踉跄退了两步,惊怒地道:“大胆,竟敢袭击官差?” 张忠阴恻恻地一笑,慢悠悠地收起五彩斑斓的蛇皮鞭子。旁边墨单九阴阳怪气地一声笑:“官?什么是官?我们张公公就是霸州最大的官儿,瞎了你的狗眼!不是纵马入府衙该受鞭笞之刑么?我们张公公到了,请他华大人出来执行律法吧!” 华钰明明就坐在大堂上,可是他们却如视而不见,大呼小叫极尽嚣张。华钰悄悄向站在门边的一个巡检递了个眼色,这是他的心腹兄弟,那人会意,立即悄悄后退。然后从侧廊向外边溜了出去。 华钰这才掸掸衣袍,立起身来,径直走出大堂,躬身一揖,不卑不亢地道:“下官华钰。拜见张公公”。 张忠的手下立即鼓噪起来:“大胆,见了张公公竟敢不跪,你个小小七品官,真是反了你了!” 华钰微微一笑。郎声问道:“不知张公公是几品官?” 众税吏闻言顿时为之一窒,宦官是没有太高地品秩地,明代大宦官,即便如王振、刘瑾、甚至后来的九千岁魏忠贤,论品秩也就是个四品内廷宦官。虽说他们的权力大的没边,内阁大学士见了他们唯唯诺诺,六部九卿见了他们要跪拜施礼,地方大员以当他们的干儿子、门生为荣。没有廉耻到了给奴才当奴才的地步,可那毕竟不是朝廷制度。 张忠只是司礼监派出来的八品宦官,要从品秩上论,比华钰还低,真要较真应该谁给谁施礼,张忠得下马先给华钰一揖了。张忠脸上一红,恼羞成怒道:“本镇守来此,不是和你华大人论品秩地。蒙皇上信任。咱家被委了这霸州镇守之职。咱家竭尽忠诚,为皇上办差不遗余力。可是你华推官却收受刁民贿赂,一再阻挠税吏办差、阻止咱家地人勘矿,咱家问你,你可知罪?” 华钰不动声色地道:“张公公,谁人指斥我收受贿赂,就该拿出人证物证,有了真凭实据再好说话。至于阻挠税吏办差,这话从何说起?朝廷税赋,明榜张布,那些税吏巧立名目,所征所敛不在朝廷制度之内,分明是假公济私,百姓受其所扰,就要报官,本官职责所在,就要安民。至于掘金矿……”。 华钰冷笑一声,绵里藏针地道:“自古未闻勘测矿藏要挖到百姓的房子底下去,更绝地是,这些所谓的勘矿者还专挑富绅豪商的家去掘金,那还真是一掘一个准儿,没有金子也一定能刨出金子来了,身为固安推官,维持地方治安是下官份内之事,焉能置之不理?” 张忠也嘿嘿奸笑一声,说道:“巧言令色,不过是替你自已开脱罢了,你要人证物证才肯俯首认罪么?来呀……”。 墨单九立即向后边招呼一声,喝道:“把人证带上来!” 立时一片脚镣声响,只见十多个衣衫破烂,遍体鳞伤的百姓身戴枷锁被税吏们推搡着押了上来,被墨单九喝令一声,一一跪倒在地。 墨单九一指华钰,喝道:“你们说,华钰是不是收了你们地银子,才替你们出头,阻挠税吏办差的?” “啪”地一声脆响,一个老头儿被抽得痛的一哆嗦,战战兢兢地开了口:“是……是啊,华大人他……不不不,是华狗官他收了我家十两银子,说准许我进城卖鸡,可以不交税的,如果谁要收税,他会出头保我……”。 华钰早知这些人会想办法子对付他,只是没想到会用这么卑劣的方法,百姓家里养上几只鸡,一共也卖不了一两银子,会有人出十两银子去送贿? 有了老头开头,在鞭子地威摄下,其他的百姓都闭着眼睛开始按照墨单九教的话开始胡说八道起来,什么华钰看上了他的媳妇儿,无耻地要求陪他一宿,保证他们一家平安,什么他家地火炭铺子被华钰勒索了多少银子。结果在他包庇下偷漏税款达多少多少,华钰最初还想辩白两句,后来越听越是荒唐,张忠这是摆明了栽脏陷害了,说什么也是与事无补,便只立在那儿冷笑不语。 这些人都是一些小贩,因为无钱交税或者企图逃跑,被税署抓去。严刑拷打,授意他们坑害华钰,这些百姓屈打成招,只得任人摆布。 张忠端坐马上,听着众百姓七嘴八舌说的差不多了,才冷笑一声,道:“人证已经有了,这物证。自然要搜过你地府邸才知道。来呀,把华钰给我拿下,搜遍全府!”。 立即有两个泼皮出身的税吏兴高彩烈地冲上前,抖开绳索把华钰绑了个结结实实。这些人平素都是被华钰手下的巡检、丁壮们呵斥管理的无赖,现如今居然可以把一个推官大人当成囚犯任其摆布。当真是喜不自禁。 几个愤怒的巡检要带着手下救下大人,被华推官的眼神严厉制止。税吏们办差地效率实比华推官手下的巡检捕快们还高明十倍,片刻地功夫,就见他们捧着传说中的脏物兴冲冲地返了回来。 张忠翻身下马。大摇大摆地走上堂去,住公案后大马金刀地一坐,“啪”地一拍惊堂木,喝道:“来啊,把犯官华钰押上来。华钰,你可知罪、认罪?” 华钰被人硬生生拖上堂来摁倒在地,犹自傲然挺起头颅,不屑地冷笑地道:“无罪可认!” 张忠狞笑一声道:“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敢嘴硬,来啊,给我放倒了打,直到他认罪为止!” “我来!”墨单九往掌心里吐了口唾沫,从一个税吏手中抢过一根水火棍,抡圆了“啪”地就是一棍。今天,他们就是要寻个由头,将华推官硬生生打死在公堂上。以此立威。让固安上下再也无人敢于抵抗。 华钰闷哼一声,紧咬牙关不发一语。身子却禁不住一阵抽搐,四下的巡检、兵勇人人眼中喷火,可是华钰知道时机未到,这顿苦头一定要吃,不能让手下们反抗,所以他丝丝地吸了口凉气,呵呵大笑道:“好,痛快,再来!” “啪!”又是一棍,华钰额头渗出汗来,浑身肌肉绷的紧紧的,忽然嗔目大喝一声:“小兔崽子,没吃饱么?拿出吃奶的劲儿,给你华爷爷使劲儿地打!哈哈哈哈……”。 穆秀才站在县学地一张书案上厉声大吼:“各位,大事不好了,华推官为了保住我们这些百姓,不准税吏们横征暴敛,欺压良善,现在张剥皮将几个百姓屈打成招,污陷华大人贪贿,如今正在推官府大施淫威,要活活打死华大人啊!” 县学地诸生们闻言一阵骚动,华钰为官清廉,秉公执法,一向受到乡里敬重,尤其这些能入县学地诸生,家境都是比较富裕地,人人都怕步上艾敬的后尘,华推官更成了他们心中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如今听说张忠要拿他开刀,顿时慌乱起来。 穆秀才高声道:“诸位兄台,我们不能坐视张忠如此坑杀忠良,依弟愚见,我等应立即赶去见张忠,向他陈明固安百姓民意,不可肆意枉为。华推官若是被奸佞所害,此等野心贼子再无顾忌,恐诸君都将死无葬身之地矣!” “好!穆大哥说的好,我跟你去,咱们找张忠说理去!”台下开始有人应喝。片刻地功夫,整个县学如同沸腾的开水,就连两个德高望重的老夫子也挥舞着戒尺,杀上了街头。 请愿队伍边走边高呼口号,闻讯赶来的百姓听说华推官要被人打死、张剥皮要榨干固安,顿时纷纷响应,参予地人越来越多,呼喊的口号也越来越激烈,不知什么时候由谁带头,已经由‘释放华推官。还固安一方宁靖’变成了‘打死张剥皮、赶走税吏狗’了。 很快几十名诸生的请愿团变成了两千多人的庞大队伍,他们晃动着锄头木棒粪叉子,手里紧攥着石头瓦块破砖头,憨厚老实的面庞被怒火映射地狰狞所取代,浩浩荡荡地杀奔推官府,一场民变暴发了…… 霸州府,杨凌翘着二郎腿,轻轻地喝着茶。 可惜。如果有人再给捶捶肩膀就好了,杨凌遗憾地回头瞧了一眼,见宋小爱寒着俏脸双目平视前方,立即打消了这个腐败的念头:要是劳烦她老人家动手,估计能把自已捶吐了血。 樊陌离耐着性子陪笑道:“国公爷,这是一对龙凤玉瓶,据说是唐朝贞观年间的,怎么也值五千两银子。您瞧?” 杨凌接过一只来瞧了瞧,玉色温润,雕刻线条华丽奔放,至于值不值钱,他可看不出来。反正是为拖时间,杨凌轻轻摞在桌上,说道:“大棒槌,你瞧瞧”。 樊知州一瞧大棒槌那体形。就不由咧了咧嘴:“就这位这模样,他……懂得鉴赏古董?” 只见大棒槌拿起那龙凤玉瓶,横着瞅瞅,竖着看看,又闭上一只眼睛往瓶子里头瞧了瞧,然后抡起大巴掌,在瓶子上拍了两下,看得樊知州心惊肉跳地。 大棒槌看完了。很遗憾地摇摇头,把玉瓶往桌上一放,他忽地瞧见一只墨黑色的大口圆腹坛子,不禁笑逐颜开地拿起来赞道:“那瓶子不咋地,这个好,国公爷,您看这坛子……”。 大棒槌屈指弹了两下,坛子发出清越的金石之声。十分动听:“这坛子是好东西呀”。 樊知州面露惊异之色。看这莽汉鉴别古董的方法十分外行,原来……原来他真的是行家呀。这只坛子看起来毫不起眼。却是战国时期地古物,有价难寻的异宝,樊知州对这口坛子垂涎久矣,本想将它放在不起眼的地方,胡乱介绍两句搪塞过去,等杨凌拍卖处理时派人出面将它买下,如今…… 樊知州只好忍痛上前,说明这坛子地年代、来历,价值大约几何,杨凌听说它地价值竟比那美玉的龙凤双瓶高出六倍以上,不禁惊道:“果然是好东西!” 杨凌看了刘大棒槌一眼,情不自禁地想道:“这夯货是真傻假傻?说他傻,又时不时地有惊人之语,还真叫人搞不懂了”。 刘大棒槌听说自已看中的东西果然是好货,不禁咧开大嘴笑了起来:“俺就说嘛,那对破瓶子好看是好看,里边顶多插两枝儿桃花,再多了就塞不进去,还是这坛子好,怎么着也能腌五六斤咸菜!” “噗!”杨凌一口茶喷出去,樊知州躲闪不及,官袍上溅了不少茶水,杨凌呛得直咳嗽,打着手势,道歉地话一时却说不上来,身后宋小爱已吃吃地笑起来。樊大人悻悻地抖了抖袍子,却不敢有什么不敬之语。 就在这时,一个马快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进库房,噗地一声跪倒在地,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道:“知州大人,固安民变,数千名百姓涌进推官府,税吏墨单九等十余人逃走不及,被暴民殴打致死,以农具分尸,惨不忍睹。 镇守张公公逃回税吏署,暴民们又袭击税吏署,抢走抗税被囚的人,门窗舆轿、桌椅杂物全部被焚毁,司房、参随等人尽皆殴成重伤,奄奄待毙,现如今……”。 樊知州听的心惊肉跳,顿足道:“张公公呢,现如今张公公在哪里?” “张公公带人一路往霸州逃,暴民持竹竿瓦块沿途追杀不舍,到了辛庄时张公公被暴民追上,只得进庄避难,占了镇中大屋,与暴民僵持不下,小的是……是乔知县派来求救兵的。” 樊陌离一听也傻了,在自已治下居然发生暴民作乱了,这……这要是朝廷追究起来……,还有张公公,张公公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可怎么办呐?樊知州想到这里急地象热锅上的蚂蚊。 杨凌他咳嗽一声,对樊知州道:“樊大人,慌什么?张公公身陷险境,得赶快派人救他出来呀。数千的暴民……看来只有让江游击出马了,你说呢?” “对对对!”樊陌离被一语点醒,连忙道:“多谢国公爷提醒,下官这就派人促请江游击前来商议。师爷,马上派人去兵营请江大人前来”。 师爷忙道:“老爷,江游击就在城里,这两日他常去大狱,半个时辰以前才又跟小的讨了个条子,去大狱了”。 樊知州一愣:“他是游击将军,又不是推官,老去狱里干什么?莫不是有什么亲朋故旧犯案,前去探望?”这时也顾不上细想了,他急急一跺脚道:“那就更好了,快些,快些,你亲自去,马上把江游击给本官请回来”。 杨凌慢悠悠地端起茶来,淡淡一笑道:“我看,咱们今天就点到这儿算了,樊大人公务要紧,还是先忙大事去吧”。 樊陌离如蒙大赦,连忙谢罪离去。 杨凌唇边露出一抹浅浅地笑意:该江彬出马了,然后,这些贪官就会象一只只扑火的飞蛾......。 想到这里,杨凌举杯就唇,一仰头,杯中茶已一饮而尽。

下一篇   第341章好大一口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