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圣.乔治旗 - 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275章圣.乔治旗

第275章圣.乔治旗 “娘的,我苦心经营的老宅啊,每一块砖都是按照祖传的《风水宝鉴》设置的,可是一直也不见有效,原来是应在西洋红番的身上呀,这回总算是祖坟冒青烟了。 等老子从吕宋再回来时,弄上几十门西洋大炮,到那时,什么猫爷、狗爷,我呸,我左手牵着海狗,右手拎着雪猫,王美人和白小草两个龟孙子就拴在我曹家宝宅门口给老子看家,嘿嘿嘿。” 曹天宠想到得意处,忍不住笑了起来。西洋人的火器他是亲眼见识过了。他是海上大盗,真正的靠海上抢劫混日子的强盗,一看西洋人炮火的射速,就明白自已的三条船绝不是人家的对手,有这样犀利的火器,如果多配备几条船,就是东海四大寇也不是人家的对手。 还有西洋人的火铳也精准无比,曹天宠亲眼见到那西洋船长费尔南多将几只小口酒坛掷入大海,在海面上或沉或浮难以瞄准的情况下,命令海盗一铳一个,铳响坛碎。 这样的武力,嘿嘿,攀上了这高枝,发达了!只是可惜……. 曹天宠习惯性地掐算了一番,遗憾地想:如果是三天后,这日子就是大吉了,宜于开山立业、出门远行呀,唉,可西洋人不信这个,他奶奶的。 曹天宠的老爹原本是个风水兼相面先生,曹天宠虽然从小生的粗壮魁梧,没有点斯文相,但是跟着老爹倒也识文断字,而且学了一身相风水的本事。 只是他没想到看风水也是讲究卖相的,他那副模样,肯信得过他的本事,请他看风水的寥寥无几。等越老越值钱的老爹一死,他那日子就过地抽抽巴巴的。 二十多年前的某一天,有个海盗头目死了,他的部下将他运回陆地,偷偷掳了曹天宠去帮他挑选墓地,临了想杀他灭口时,他跪地求饶不得,干脆也加入海盗。这才保住了一条命,想不到二十多年下来,居然混成了独龙岛群盗的头目。 这人做了海盗也不改风水先生的习惯,把个山门总舵弄的富丽堂皇,讲究极多,俨然一个江南传统世家的排场,他劫掠来地私财倒有大半用来置办这处山宅。 宅子有影壁、门楼、前楼、中楼、后楼和观山亭。两侧布置厢房,每一进设天井。上有浮雕。浮雕中全是吉利图形,牡丹象征富贵;松树寓意长寿;水仙象征神仙;佛手谐意幸福。 至于什么“三多图”、“四君子”、“八仙庆寿”、“天官赐福”、“挥金护邻”、“和合二仙”更是处处可见。 岛上的人都知道,曹老大的宅子每道门上的图案都各有寓意,第一道门是“伸手有钱”,第二道门是“脚踏有福”。第三道门是“抬头有寿”,第四道门是“回头有官”,第五道门是“出门有喜”,最后一道他的内宅便是“进门有宝”。 只可惜曹家内宅没有什么宝。死宝没有,活宝更没有。家里关着三十多个如花似玉的女人,也不知道曹老大是不是缺德事儿干多了,竟然一个生孩子的都没有,如今曹老大快五十的人了,只认了两个干儿子。 两艘三桅大帆船绕过了海狗子地地盘,调整着航向向独龙岛驶来。这些西洋海盗并不惧怕海狗子。海狗子胜在船多人多,他们胜在火炮犀利。双方各有忌惮,除非必要,彼此不会发生冲突。 天空中海鸥渐渐多了,这是附近有陆地或海岛的征兆,距毒龙岛已近了。这两艘三桅大帆船前桅挂着方形帆,主桅挂着梯形帆,后桅挂着三角帆,每艘船上装备着25门大炮。是这伙海盗头子佩德罗船长用来起家的两艘战舰。 水手们正在各处忙碌着。海上风平浪静。阳光明媚,水手们的心情也很好。这是一次轻松的远行。 海洋上地生活是艰难而危险的,经常遭受威胁生命的暴风雨或者战斗。海盗船水手尽管获益丰厚,但是这些远离家乡的单身汉们并没有攒钱地习惯,所有的收入一上了岸就花天酒地,全部消费掉。 所以船上的海盗个个一文不名,他们邋里邋遢、胡子拉碴,牙齿残缺不全,皮肤粗糙,衣衫褴褛而且很不合身,同海盗电影中描述的海盗那种神气模样截然不同,而且他们也不象小说中描述的那样佩戴耳环,这是因为耳环碍事,会钩住衣服,尤其影响作战。 然而海盗船长费而南多,这个落魄的贵族,却依然部分保留着贵族的习惯。他的耳朵上带着硕大地金耳环,耳环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紧身的麻布袍子外罩一件圆形斗蓬,固定在他的左肩上,海风吹起斗蓬时,露出他腰间宽宽的皮带,上边插着一柄手铳,斜配着一柄西洋长剑。 “嘿!快到了,独龙岛上有各种各样的东方女人,既美丽又温顺,我们要拥有天堂了,以后我们再也不必花钱在吕宋那些瘦小伶仃的姑娘们身上啦”。 长着鹰钩鼻子的埃斯巴多快乐地向伙伴们嚷着,一边转着舵盘。 塞尔维特哈哈大笑,他站在高处,一边调整着风帆,一边大声地唱起了歌:“我们是海盗,凶猛的海盗,左手拿着酒瓶,右手捧着财宝。我们是海盗,有本领地海盗,嘿!美丽地姑娘们,请你来到我的怀抱,” 受到他快乐地情绪感染,满船的海盗都跟着大声唱了起来:“我们是海盗,自由自在的海盗,在骷髅旗的指引下,为了生存而辛劳,我们是海盗。没有明天的海盗……” 另一艘船上地海盗们也应和起来,海风隐约送来他们的歌声。费而南多抚着他弯弯上翘的两撇胡须,轻轻击打着拍子,也微笑着加入了和唱的行列。 船头破浪,轻快地起伏着,在他们快乐的歌声中向独龙岛疾驰而去。 “千户大人,前方是碎叶礁了,绕过去不需一个时辰。咱们就到独龙岛了”,负责瞭望的水手高喊起来。 巨大的船体乘风破浪,船身轻轻摇晃、上下颠簸,彭小恙赤着双足稳稳地立在船头,铜铸般的双臂牢牢地扣住船舷,狞笑道:“哈哈,好,加快航速。我们一定要抢先夺下毒龙岛。韩大人现在是福建水师提督,可别让他小看了咱们!” 他自然得志意满,独龙岛地底细他早已摸的清清楚楚,岛上一些小船、破船,曹天宠在遣散岛上老弱时。已让他们驶走,岛上现在只有三艘战船,一共不到四十门炮。 而他的主力战舰装配了十五门由南京军器局赶制的新型佛郎机炮,每门炮配子铳十枚。再加上原有的二十门重炮,仅凭这一艘战舰他就有把握全歼曹天宠的战船,何况此外还有七艘战船。 彭小恙嘿嘿一笑,摸摸颌下还不够粗硬的几根胡须,邪笑道:“独龙岛上可有不少女人,打下来后,本官做主,先可着你们买。价钱比外卖低四成。 想讨个漂亮听话的媳妇儿地,就他妈给我卖点力气!成大人吩咐过,此战务必要胜的漂亮、胜的干脆,谁也别给我露怯!我小恙对得起兄弟,立功的抱娘们,不玩活的抱桅杆!” 这可不是军中律法,而是彭小恙地规矩,有训练不认真、违犯军纪的士卒。往桅杆上一绑。风吹日晒,不死都脱层皮。可比杀威棒厉害的多。 他手下的兵有三分之一是他老爸原来地部下,三分之一是原来的水师官兵,另外的就是刚刚入伍的新兵了,可是不管是什么出身,跟着这位匪大人混久了,满舰的官兵都沾染了一身匪气,一听这话在轰笑声中都嗷嗷地叫了起来,眸上燃起了烈焰似的杀气和欲望。 曹天宠正在指挥海盗们登船,老弱妇孺他已经全部打发走了,现在剩下的都是他的精兵和那些姿色姣好,舍不得送人地女子。 海浪轻轻拍击着岸边礁石,船体轻轻地摇晃着,一群穿着东瀛、朝鲜、夷洲、琉球等地不同服装的年轻女人正小心翼翼地踩着踏板登船。 这些女人实在麻烦,走在踏板上咿咿呀呀地象是怕踩了蚂蚁似的。娘的,四脚朝天被俺的‘长枪短炮’猛烈轰击时,也没见过她们这么弱不禁风。 曹天宠无奈地叹了口气:这才上船不到十个女人,近百人呢,这得上到什么时候? 这艘大船是他的座船。曹天宠也不傻,他把所有的女人都集中到他的船上来,就近看管,就是为了避免被西洋番子瞧见,弄些借口要了去。 海盗们打家劫舍,每次出海都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想要他们玩命,就得给他们足够地享受,而女人无疑是其中最重要地一项,是拉拢军心、提升士气的工具。而且必要时,她们还可以变卖成金钱,这一个个摇曳着诱人地圆臀走上船的女人就是一堆堆银子啊,曹天宠自然不舍得送人。 三艘船上的海盗也在各自忙碌着,不是忙着操纵帆船,了望海情,而是忙着寻摸地方摆布自已那点私财。中国人喜欢积攒财富的兴趣远胜过挥霍,就连海盗们也不例外。 有些海盗哪怕没有家室、没有亲人之累,也努力地积攒着财富。今日是全岛迁徒,马上就要奔向他方,所有的海盗都忙着自已那点私有财产,生怕被人趁乱摸走,根本没有人在高处瞭望。以致远方的战船已飞速逼近过来,才有人无意中发现。 曹天宠正盯着他那一个个会移动的“钱箱子”上船,忽听有人喊道:“老大,老大,有船来啦,是两艘大船”。 曹天宠站在岸上,听了精神一振,连忙催促道:“西洋番子来了?快快快。快点上船。他娘的,走慢了让食人番子看见,把你的奶子、屁股都剁下来炖了吃! 嘁!这么宽地跳板,怕什么呀,你不快点走,撅着个腚在那捡金元宝呢?” 曹天宠不耐烦地说着,在一个穿着和服,趿着柳木履。踢踢嗒嗒、磨磨蹭蹭正上船的东瀛女人肥臀上猛拍了一记。 就在这时,那海盗又喊道:“不只两艘,后边还有三般,是五艘船呐!” 曹天宠一愣,愕然道:“五艘?他们不是说派两般炮船接咱们吗?怎么变成五艘了?” 曹天宠“蹬蹬蹬”地跑上船。站在高处手搭凉蓬眯着眼向远处望去:一艘、两艘…….五艘,嗯…….果然是五艘,奇怪,真是奇怪…….”。 “轰!”一声巨响。海中腾起一团浪花。 “我操!是官兵,官兵来啦!” 曹天宠恍然大悟,不用凭老本行掐指再算,就立即料事如神地大吼起来:“上船上船,扯帆起锚,妈的,大炮,炮手呢?” 船上船下一阵大乱。那个穿木履的和服女子刚刚走到踏板中央,炮声一响,她立即发出一声高八度的尖叫,然后一扭屁股,以比上船时快八倍的速度逃了下去。 佳人已摇丰臀去,板上空余双木履……. 海盗们一阵大乱,舍命不舍财的人急急忙忙抱着财物想先寻个安全的地方把自已地东西藏起来,有的就急急忙忙跑向自已的位置。起锚的起锚、扯帆的扯帆。 由于挂在船舷上的踏板没人去收。刚刚上船的十几个女人又有大半趁机逃了下去。剩下几个一见炮声如雷,骇得跳上踏板。滚地葫芦似的直跌到海里去。好在此地不深,一阵尖叫后,发现水深才刚刚没膝,她们立即爬起来向海岛上逃去。 如今全部家当和武器全在船上,想退回岛上决战是不可能了,曹天宠只得叫苦连天地命令战船赶快离开岸边,否则三艘船这么拥挤在这儿,根本就是坐以待毙。 韩武站在指挥舰上,也发现了这对已军绝对有利地局面,没想到强攻会演变成突袭,他们冲向的是海盗船的正面,是海盗火炮的死角。而且三艘海盗船是紧紧挨在一起的,它们想驶离作战斗调整都来不及。 韩武当机立断,立即喝令道:“命威风、威远舰立即全力抢攻,威胜、威昌两舰截住他们去路!”旗手闻言立即向前方发出指斗指令。 韩武地战舰有两艘装备了新式火炮,一艘是他的座舰威武号,另一艘就是驶在前头的威风号。以威风号和威远号的火力,打三艘原地不动、反抗不能地海盗船,根本毫无悬念。 两舰听到将令,一边降帆减速,一边侧向行驶,将全部舷炮对准的海盗船,一个个黑洞洞的炮口此起彼伏地喷射着,尽享强奸的快感。 这一下曹天宠可惨了,他的三艘船挤在海边,岛旁水浅浪缓,三艘船要相互驶开都极缓慢,而且船头方向无法安装大炮,船身若不调整,配在侧舷的火炮根本无法向明军射击。 反观明军这边,飞驶过来的明军战舰借着一路疾行的余势,船帆稍做调整,立刻以极快地速度调整了航向,将布满大炮的船舷对准了队形密集的三艘海盗船,隆隆炮火连绵不断。 一轮炮火打击过来,最外侧的海盗船一根桅杆折断,搭在了另一艘船上,船帆上燃烧的烈火向那边蔓延开去。另外一根主桅上,船帆被打成了筛子,歪歪斜斜地挂在桅杆上,已失去了船帆的作用。 没有了机动力的船。就是安装了一百门重炮,也只有束手待毙的份儿更糟地是,这艘船在最外边。它停止了移动,里边两艘船也就被堵住了去路,只能选择向前或向后移动地了。在以风力来驱船的年代,正驶倒车谈何容易,明军会给手忙脚乱地海盗们从容调整风帆,驶离原地的机会吗? 韩武见了这等情形心中大定。主舰停伫在海中遥遥观望,两外两艘战舰趁机斜着兜向海盗船尾部,想驶向他们的另一死角,看来今日一战要以零伤亡的代价结束战斗了。韩武嘴角不禁露出一丝笑意。 威风、威远舰炮声隆隆,交替掩射,将三艘海盗船当成了活靶子。 曹天宠站在船头欲哭无泪:这真是流年不利呵,洋鬼子形如罗刹,阴气重。果然不吉利,他娘的今天这日子选的也不好啊,这不是集中全部人马上船来等着挨轰吗?” 费尔南多看到独龙岛时,也看到了明军战舰和起火地海盗船。他有些意外于明军的出现,但是却并不慌乱。 简单地衡量了一下双方的战力。判断了一下战场形势,费尔南多立即沉着地下令:“升起骷髅旗,接近那两艘逼向曹天宠后翼的战舰!消灭他们!” 海螺响起,两艘西班牙海盗船升起了黑地红字的骷髅战旗。降下了主帆,调控三角帆的角度,杀气腾腾地向两艘明军战舰迎去。 费尔南多要趁明军战船正攻击海盗船,其队形分散时,以优越的火力抢先击毁这两艘战舰,那样再对付其余明舰就容易了。 韩武已经注意到了两艘西洋战舰的到来,他得到地情报是三天后西洋海盗来接迎曹天宠,所以杨凌才决定马上动手。抢先摧毁独龙岛,想不到阴差阳错,恰好和西洋战舰碰上。 同样感觉意外的韩武心中既有些紧张,又有些庆幸。不是情报显然有误,便是海盗临时变更了计划,幸好我们定于今日消灭曹天宠部海盗,如果晚到些时间,恐怕只能夺取一座空岛了。 对于和西洋舰一战。他也有些跃跃欲试。眼看炮火只要继续攻下去,三艘海盗船将不发一炮而全军覆没。韩武立即沉着地令旗手传令:命威风、威远舰继续以火力猛攻,同时命另外两舰变左弯为右弯,滑向西洋战舰左翼,形成攻击阵形,同时他的座舰也迎了上去。 他的主力战舰是二号福船,比赶来的西洋战舰体形要大地多,机动力就差一些,但是有另外两舰在另一侧牵制敌舰,敌舰的机动优势就难以发挥。韩武跃跃欲试地站在指挥台上,炮手紧张地站在炮位上,把黑洞洞的炮口随着船身移动的角度不断变换着位置。 这种西洋炮地炮架设计非常合理,极大地提高了火炮的战斗能力,除了因时间紧促、无法生产出足够的火炮而仍在服役的十几门原有的霹雳炮,其余的佛郎机炮都使用了这种进退自如的炮架,佛郎机炮相对较短的炮管也适于充分利用船舷上地炮口。 炮手们搬运着子铳和炮弹,帆手们扯紧帆索,不断调整着帆的角度和高度,双方战舰指挥官都紧盯着敌舰,判断着对方移动的速度和角度,下达着一道道指令。 对于韩武来说,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大战,所以表面上虽十分平静,其实心中紧张万分。费尔南多到底是征战多年的老海盗,他的战斗经验是韩武无论如何也比不上的, 2号福船硕大的船身机动力不够地弱点立即被费尔南多发现了。 费尔南多心中大喜,在澎湖地区和白小草及澎湖巡检司地战船发生战斗的就是他手下地一条战船,从那次战斗中他已摸清了明军火炮的威力和射程、射速。 只是他还不能确定明军的主力战舰是否使用的都是这种笨拙的火炮,毕竟以明朝疆域这么宽阔的国家、这么长的海岸线,需要用来支持海防的水师数量极其庞大,要统一换装军备耗资是极大的。 所以即便明军还有更先进地火炮,没有用来装备全部水师也是可能的。 他需要先摸清明军的底细,如果明军使用的都是那种笨拙的火炮,他就有可能利用密集的炮火彻底击毁这艘明军指挥战舰。 在他的授意下。另一艘战舰向逼近的两艘明军战舰冲了过去,而费尔南多利用船小、变动船体快地优势抢先进入攻击位置,双方的距离已逼近火炮的最佳射程,照理说这个角度,明军笨拙的火炮想要攻击还是差一些。 费尔南多狡黠地一笑,冷静地下令:“转舵……”舰船开始90度调头,将密布在侧舷的炮口对准了对方。 “开火!”费尔南多再次下令。“轰、轰、轰!”火炮轰鸣,船舷震动。海面上顿时硝烟弥漫。是开花弹,看来费尔南多知道这个距离,实心炮弹难以对明军战舰造成致命性的毁坏,其目的是大量杀伤水兵、破坏明军帆布。 但是这个距离,首轮发射通常都带有校准炮位、和示威恫吓的性质,准头有限。 大量炮弹落入海水,激起一道道水柱。没有怎么打过海战地明军战士明显有些紧张和慌乱,这还是杨凌有意让他们参加过海上倭寇的结果。否则初战就碰上战斗经验如此丰富的对手,明军即便火力和战船皆优于对方,恐怕也会糊哩糊涂地打败仗。 好在福建水师是见识过杨凌“千人斩”的厉害的,那一场大屠杀,杀地可大多是水师官兵。再加上韩武任水师提督后治军严谨,士兵们畏于军纪,因此慌而不乱,仍然按照命令紧张地做着准备。 第一轮发射完毕。费尔南多船上的炮手对于射程和准头迅速做着调整,清洁炮膛,重新装填提心弹,速度快捷无比,第二轮炮火再度发射了。 与此同时,明军的战舰已经转到了合适的位置,随着韩武一声令下,如同有节奏地鼓点声。明军船舷上一个个炮口发出了怒吼,海面上浓烟密布,双方只感觉到海浪扑上船舷、洒在身上的感觉,却已看不清对方的舰船了。 韩武座舰中了两弹,一处打在后甲板上,由于是开花弹,对船体伤害不大,尾帆受到一些破坏。伤了十几个士卒。另一枚砸进了船舱,在船舱内爆炸。在韩武的喝令下,立即有士兵用专用的汲水设备汲取海水,喷射灭火。 明军的炮手们也在紧张的擦拭炮管、拆出子铳,更换新铳。杨凌一得了阿德妮设计出的图纸后,就立即先命人造了木制假炮送到水师,让水师官兵日夜苦练清膛、填弹等技巧,但是尽管如此,他们地动作比起海盗船上的水手,熟练程度还是要逊色的多。 “一至八号炮,换实心弹,校准炮位,准备发射!”韩武屹立指挥,夷然不惧。 “轰、轰、轰!”西班牙战舰再次领先与明军发射了,船体造成了破坏,海盗船也不约而同地换上了实心弹,好在福船硕大无比,落在船上危害不大,只有一弹落在船舷上,砸得木屑横飞,一门大炮被弹开,几名士兵受伤。 士兵们慌了起来,韩武霍地拔刀在手,厉声喝道:“慌什么?反击回去,西洋海盗的战舰同样是木头做的,轰垮它!” 战船转舵完成,此时西洋舰正在再次填弹,而明军的炮火因为晚了一轮而蓄势待发,趁此机会,韩武大胆地命令战舰斜着又逼近了一些。 “开火!” “轰!轰!轰~” “轰!轰!轰~” 明军的炮弹刚刚倾泻出去,西班牙战舰的火炮也响了。两艘船都遭受了沉重地打击,实心弹、空心弹、霰弹同步发射,船体、船帆和兵员都受到重创。 随着船行地余势,双方隔着一段海面相向错过,必须重新转舵驶回,寻找最佳交战距离和角度。利用这短暂的机会,费尔南多和韩武都急忙下达着命令,救火地、救人的,调整炮位运送弹药的,紧急地做着准备。 明军船上的火炮数量和射速完全超出了费尔南多的想象,令他惊骇万分,虽说从战果来看他并没有吃亏,但是那种心理预期的巨大落差。还是使这个海盗头子产生了极大地危机感。 而另一艘西班牙海盗船“冒险号”就没有费尔南多那么幸运了。 战场上,有时候一件小事、一个错误的认知或者判断,都可能改变整个战局。一时的大意导致一方糊里湖涂的落败,更是屡见不鲜,二战时就曾有土豆‘击沉’潜艇的滑稽故事。 而这艘倒霉的西班牙战舰,正是输在大意上。甫一交火,‘冒险号’就发现两艘明军战舰的火炮数量加比它略胜一筹,但是由于‘冒险号’火炮射速和角度可以灵活调整。双方交战不久,两艘明军战舰就被它完全压制住了,不得不在移动中被动抵抗。 ‘冒险号’船长阿尔瓦顿时大意起来。此时威风、威远号的“无抵抗”式炮火袭击已经将曹天宠地三艘海盗船打的落花流水,完全失去了移动和作战能力。 随后两艘明军战舰从海盗船左右滑过,以火箭和飞天喷筒进行了最后一轮近距离火力倾泻,当它们的船身完全从海盗船尾的遮掩下呈现出来时,身后已是一片火海,烈焰滔天。 随即‘威风’、‘威远’两舰逼近那艘耀武扬威的西班牙战舰‘冒险号’。为友船解围。‘威昌’号已受损严重,主帆、尾帆折断,中舱起火,基本丧失了战力。‘威胜号’游弋在‘冒险号’周围,不断发射炮火吸引它的注意。以免它对失去机动能力和作战能力的‘威昌’号实行摧毁性打击。 就在这种紧张时刻,‘威风’、‘威远’两艘毫发无损、士气高昂的战舰加战团,令陷于绝境地‘威昌号’官兵士气大战,同时‘威胜号’也甚有默契地呈品字型将‘冒险号’急围在中央。 这样的阵形。一旦侧舷发炮,那么无论冒险号攻向那个方向,无论彼此的战船如何调整着方向,总有一个角度的明军可以对它实施炮火打击。而冒险号却必然有陷入死角的一个短暂时刻。 方才战场上处处炮声,再加上各有对手,阿尔瓦并没有注意到‘欺负’曹天宠地两艘战舰,其中一艘配备的是速度、性能丝毫不弱于他的火炮。 见识了‘威昌’、‘威胜’号火炮威力的阿尔瓦判断以自已地炮速,在这场包围战中不会吃亏。他想趁明军合围。而火炮发射慢的机会,强行突入两艘战舰中央,使对方炮火投鼠忌器。 如果够幸运的话,他左右火炮齐发,有可能一举歼来两艘明军战舰。错误的判断,使阿尔瓦率领着‘冒险号’开始冒险了。 在双方接近过程中的首轮发射,‘威风号’因为只配备了一半新式火炮,因此没舍得做试探性发射。只发射了霹雳重炮的炮弹。在西班牙战船转舵、调帆、换装火药的瞬间。本该也转舵离开,利用重新调整发射角度的间隙装填弹药地‘威风号’居然横冲直撞地逼了上来。根本没有一点离开的意思。 阿尔瓦惊奇地道:“上帝,我们在冒险,他们在发疯,难道他们要用船把我们撞沉?快快,左满舵,避开他们!来的太好了,赶快填弹,让这些疯子见鬼......”。 “轰~~~”,‘威风’号将距离拉到了六十丈时,陡然侧帆转向,舰船在海上转向,第一门大炮的炮口在船体移动中,对准了‘冒险号’时,炮口就震颤了一下,一枚实心弹飞了出去,准确地命中了‘冒险号’的尾舷。 紧接着,第二门炮的炮口闪到了合适的角度,还是尾舷中弹。十五枚实心弹击中了十三枚,将西班牙‘冒险号’的船尾砸得船舷、甲板碎裂支楞,一枚弹丸洞穿了船底,海水开始汩汩上涌。 费尔南多地战舰退出战圈,正待鼓军再战,发现‘冒险号’地情形不禁大吃一惊,他立即命令战舰向友船靠近,希望能够掩护它一同退出战斗。 韩武发觉了费尔南多的意图,立即也以旗语命令尚可一战地四艘战舰对它们实施包围。费尔南多沉着地向另一艘海盗船靠近着。这时他已发现冒险号船头微翘,尾部在逐渐下沉,看来船底已经受创了。 如今想保护冒险号共同离开是不可能了,或许......可以把他们接应过来,然后冲出包围,逃回吕宋。费尔南多一边紧张地靠近,一边注视着不断逼近过来已形成包围的明舰,寻找着薄弱口,以便接出自已的伙伴后立即冲出去。 可是就在这时,远处一声炮响,海盗们惊骇地发现居然又有七八艘明军巨舰鼓足了风帆向他们疾驶过来。 “我的上帝!” 费尔南多望着逼近的战舰,绝望地悲叹。 “我们该怎么办?船长!”大副安东尼惊惶失措地跑过来,大声问道。 费尔南多缓缓扫视了一圈暂时平静下来的海面,退路上明军的主力战舰已经调转过头来,虎视耽耽地盯着它。另外三艘战舰也形成了冲击阵形,可以在最短的时间进入攻击角度。还有那八艘战舰…….。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 韩武注意到了彭小恙的战舰,双方以旗语迅速议定攻击方案,形成了双重包围。就在这时,他们发现,一面血红血红的三角旗,在海盗船上徐徐升起。直升至杆顶。 悲壮的歌声从两艘船上响了起来:“我们是海盗,凶猛的海盗。左手拿着酒瓶,右手捧着财宝。我们是海盗,有本领的海盗…….” 血红色的圣.乔治旗,在风中猎猎漫卷……

上一篇   第274章群英会

下一篇   第276章炮从天降